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心跳

囚笼

  谢熠城胸口上的刀伤也不算特别严重,休养一周后就可以拆线出院,在他养伤的这段时间白轲一直陪在他身边,请了一周的假没去上课。有个粘人精死活不让她走。

  

  自从两人在一起后,谢熠城是打定了主意二十四小时要缠着白轲,走到哪跟到哪的那种。每天不仅以男朋友的名义强迫白轲跟他亲热,还自作主张的制订了睡醒需要一个早安吻,睡前需要一个晚安吻的规定。

  

  总之其粘糊程度让白轲心累无比。

  

  谢熠城养伤的这段时间游浩时不时会过来医院一趟,美其名曰是来探病,实际上总是带些色香味浓的美味佳肴过来,在谢熠城这个只能清淡饮食的伤员面前大快朵颐。

  

  游浩这天拎了两份油而不腻的螺蛳粉,那独特的臭味隔老远就能闻到。谢熠城见他一来就没什么好脸色,游浩还没进门就率先下了逐客令,“臭死了,别在这吃。”

  

  白轲吸了吸鼻子,螺蛳粉这让人欲罢不能的气味闻着还真是……上头。

  

  游浩脸上挂着招牌式的嬉皮笑脸,被谢熠城毫不客气的驱赶时也丝毫不恼,他打开热气腾腾的螺蛳粉,将另一份推开白轲,笑嘻嘻的对只能喝粥的谢熠城道:“我不,我就要在这吃,我还要吃完再走。”

  

  白轲看着游浩有些忍俊不禁,心想这公子哥真是有够幼稚的。她捏着鼻子尝了口臭烘烘的螺蛳粉,味道竟然还挺不错的,酸酸辣辣口感美味,典型的闻着臭吃着香。

  

  白轲又多吃了两口,抬头见谢熠城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那垂涎欲滴的表情莫名有几分可爱,她刚想问句你要不要尝一口时就听游浩说:“口水都流出来了,要吃不?”

  

  谢熠城一脸傲娇偏过头,冷冷的哼了一声开口道:“我才不吃,臭的跟屎一样。”

  

  游浩:“……”

  妈的,有本事你别眼馋啊。

  

  白轲笑着夹了一筷子粉,“熠城你真的不吃么?可好吃了,来尝一口吧。”

  

  谢熠城笑得眉眼弯弯,将脸凑近在白轲面前,语气撒娇道:“白,你喂我吃嘛。”

  

  游浩:“…………”

  我日,你怎么这么双标呢!

  

  游浩看着对面那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感觉自己好生胃疼,他气得差点摔了筷子,咬牙切齿地吃完这碗螺蛳粉后愤然离去。

  

  夏明杰那边有彭瑞等人照顾,有次趁谢熠城睡觉时白轲偷偷跑去看过他一次,夏明杰已经转移到了普通病房,他除了差点残废的左臂之外,身上并没有其他致命伤口。

  

  这货可能真的是脑子里少根弦,他对害他出事的罪魁祸首半点印象都没有,警察过来找他做笔录时,夏明杰是一问三不知。

  

  彭瑞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心想这货恐怕不是脑子里少根弦,直接是缺张琴了!

  

  伤害夏明杰的幕后凶手是个相当有犯罪天赋的人,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脚印、毛发,指纹之类的完全没有踪迹可寻。

  

  而且受害人连凶手的一丁点特征都没记住,警察根本不知从何查起,按目前的情况看来,只能暂时任由幕后凶手逍遥法外。

  

  谢熠城胸口上的刀伤可以拆线了,新长出来的肉有些红肿,还没结痂,医生给他注射了破伤风针,预防破伤风和感染发炎。

  

  谢熠城没穿上衣,露出宽阔的肩膀和轮廓分明的小腹,他赤裸的上半身肌肉线条明显而优美,就连胸膛处的刀伤都不显得多碍眼,反而给他增加了一丝生机勃勃的野性。

  

  他俯身将白轲壁咚在病房门前,白轲这时才看清谢熠城刻在自己心头肉上的文字,那是特属于他呼唤白轲时的称谓:白。

  

  谢熠城胸口上的刀伤会永久性留疤,这个刻苦铭心的字眼将永远镌刻在谢熠城的心脏之上,成为他终身难以痊愈的伤痕。

  

  谢熠城把整颗心都赠予她,只要白轲愿意,他会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捧着血淋淋的心脏,如同最虔诚的信徒献上鲜活的祭品,将自己毫无保留的供给他的神明,他的光。

  

  黑发少年将眼前的人装进眼底,他看着白轲露出抹孩子气的笑容,漆黑的眼睛明亮深邃,宛如夜晚的星空。他握住白轲的手,让她的手心贴在刻着白字的刀伤之上。

  

  “这颗心是你的,我也属于你。”谢熠城声音温柔得一塌糊涂,说话时的每一个字眼都好像泛着浓郁的、令人迷失的茉.莉花香。

  

  白轲感受到了掌心之下的跳动,那样快,那样剧烈,就像是要跳出胸腔似的。她被那温暖而絮乱的心动声四面八方包裹着,她自己的心跳也随之加速趋之共鸣。

  

  谢熠城听到了身体深处传来的鼓动,像是被活生生换了一颗过载的心脏。那不仅是怦然心动的透彻,还是一个生物之所以被称为‘活着’的、代表生命最本质的特征。

  

  “白,感受到它的跳动了吗?这颗心脏在告诉你……因为你,它活着。”谢熠城清冽的少年音如一把尖锐的利剑,破开白轲原本密不透风的心墙,深深刺入她的心头。

  

  白轲的心脏猛地一沉,然后就开始剧烈跳动起来,在巨大的心跳伴奏声中,谢熠城的声音甜腻得像是渗了砂糖的蜜饯:

  

  “我不明白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在遇见你之前我麻木地过着每一天,只有你在我身边时,我才能感受到自己正活着。”

  

  “我的心跳会因为你加速,我的情绪会因为你失控,跟你亲近时我真的感觉好幸福,我所有的喜怒哀乐全都起源于你。”

  

  白轲突然被谢熠城紧紧拥入怀中,两人的胸膛重重碰撞在一起,那砰砰的心跳声似乎也重叠起来合二为一。

  

  病房内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白轲却闻到了一股奇异的茉.莉花香,从谢熠城身上散发出来引诱她沉醉其中。

  

  “在我看来这个无聊至极的世界,因为有你陪在我身边才变得有趣起来,因为你的存在,才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哪怕你离开我半秒,我也如坠地狱,惶惶不可终日。所以不要抛弃我好不好?没了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白轲惊悸得任由谢熠城抱着她,感觉那些深情款款的话从她耳边飘过,轻而易举的就让她心跳絮乱得一塌糊涂。

  

  在此之前,白轲虽然接受了和谢熠城在一起,实际上对他和自己发展奇异的关系,还是觉得有几分剪不断理还乱的。

  

  而此时此刻,在怦然心动中,白轲心里杂乱无章的思绪终于环环相扣起来。

  

  她想:既然之前说好了和谢熠城永远不分开,那就要说到做到,不能反悔。

  

上一章 欲望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