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还好你回来了

囚笼

  白轲吓得身体狠狠哆嗦了一下,谢熠城这句话像是通了电般,电流感从耳膜传遍白轲全身。她感到四肢一僵膝盖一软,整个人直挺挺的给谢熠城跪了下去。

  

  “卧槽求求你别这样啊!”白轲嚎了一嗓子声音都有些破音,她跪下去索性也不起来了,连滚带爬的挪到谢熠城面前,看这架势真是想给谢熠城磕几个响头。

  

  白轲的心跳从来没有这么快过,那剧烈的跳动让她怀疑自己真患了心脏病。她睁着那双泪眼朦胧的双眸瞪着谢熠城,生怕他下一秒就把手中的尖刀直直刺入心脏。

  

  谢熠城的笑逐渐被涌出的泪水所模糊,白轲胡乱擦了把眼睛,视线再次清晰时谢熠城脸上的笑容却不见了。他面无表情的直直注视着白轲那张脸,语气是悲戚哀伤的,“这样也不愿意么,喜欢我有这么难吗?”

  

  白轲心中大叫不好,果不其然话音刚落谢熠城就用尖刀割破了自己肌肤,在那本来就血肉模糊的伤口上又添了一刀。要不是白轲及时握住了谢熠城拿刀的手,不然添出来的就会是一个血淋淋的窟窿了。

  

  “我喜欢你!”白轲这句话彻底破音,还带着近乎崩溃的哭腔。她用力掰住谢熠城的手背,企图从他手中夺过那把折叠刀。

  

  谢熠城闻言拿刀的力度松了松,他的手开始微微发抖,随即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胸腔中的热血重新沸腾,他像是这才活过来一般,这才感受到钻心般的疼痛。

  

  心脏处的剧痛疼得他近乎晕眩,肌肉都抽搐性的痉挛个不停。在这无边痛楚中他感受到的却不止疼痛,还有兴奋,极度兴奋。

  

  在做出自残行为来胁迫白轲并且得逞时,谢熠城情绪高涨导致身体都在发抖,他兴奋到仿佛能听见自己喷涌式分泌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声音,“白……喜欢我就跟我在一起,永远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谢熠城的语气充满蛊惑的意味,像极了诱惑亚当和夏娃吃下欲望之果的那条毒蛇。白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逼迫自己快速回应谢熠城的痴情,将自己陷入这癫狂的爱恋中:“好,永远不分开……”

  

  谢熠城心口一热,眼睛倏地亮起来,听到了这一生无比渴望的话语,兴奋到眼底都散发出光亮,但这光亮却转瞬即逝。胸口处的剧痛实在让他难以忍受,谢熠城再也支撑不住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白轲见他闭眼吓得呼吸都停住了,她慌乱地扔掉那把还在滴血的折叠刀,颤抖着将手心覆盖到谢熠城胸口上。鲜血很快浸染了指缝,感受到掌心之下还在跳动的心脏,白轲这才如释重负般的呼出一口活气。

  

  谢熠城因为失血过度的缘故脸色病态的白,惨白到甚至泛起了死人般的青灰色,但他脸上却沾染上些许殷红的血迹,这样的视觉冲击感没来由让白轲联想到一种花,他就像是一朵开在地狱深处的红色曼陀罗,有着引人沉沦的妖冶却又无比死气沉沉。

  

  源源不断的血液将谢熠城半边身子都染红了,游浩不放心上楼查看,一进门就看见了这无比血腥的一幕。他当时觉得这小子没有失血过多而死亡简直就是个奇迹。

  

  白轲有些吃力地半抱起谢熠城,怕弄疼他动作缓慢且小心翼翼。游浩也不想当个见死不救的人渣,他快步上前替白轲抱起昏迷不醒的自残少年,转身大步流星的下楼离去,“阿轲跟上,我开车送他去医院!”

  

  白轲连连应好,手忙脚乱地跟了上去,站起身时腿上一麻差点又往地上屈膝跪下。

  

  ……

  

  谢熠城胸口上的刀伤差半公分伤及心脏,医生给伤口压迫止血后又进行清创缝合,缝了好几针,好歹是没有生命危险。

  

  游浩把谢熠城一路抱来医院,干净的衣服染上了不少血迹。看着病床上这个为情自残的少年,游浩真的难以想象谢熠城对白轲的感情。这种执念到底深到什么地步,光是浮光掠影般地看上一眼,就让人汗毛倒竖。

  

  人世间,有多少这样的感情?又有多少人能做到爱别人胜过爱自己的生命?

  

  但游浩觉得一个人不应该对另一个人拥有如此深的执念。这种感情太疯了。

  

  游浩看了眼衣服上的血迹,替白轲付完医药费后便开车离开打算回去洗澡。

  

  谢熠城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胸口处的刀伤被包扎了起来。白轲守着昏迷不醒的他,心情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很不是滋味。

  

  高航给白轲发了微信,他说夏明杰那孙子已经醒过来了,病情有所好转,过两天就可以转移到普通病房。白轲听到这个消息心中的巨石落地,但情绪却没有半点放松,相反的内心开始争先恐后地升腾出愧疚感。

  

  谢熠城不会无缘无故地伤害夏明杰,他是因为自己才出事的,而现在,自己竟然还和伤害他的罪魁祸首在一起,竟然还变相地纵容了谢熠城的所作所为。

  

  白轲感到特别愧疚,愧疚到夏明杰醒来后一时都不敢去看望他。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谢熠城依旧处于昏迷状态,双眼紧闭着,下眼睑泛着青色。他的唇瓣裂开了一道被咬出来的口子,唇色极淡,干燥得起皮。

  

  白轲看着不由心疼,眉头皱得更紧了,她有些焦躁的起身在病房内四处踱步,来往走了三四遍后情绪才有所缓和。

  

  她倒了一杯水给自己喝了一口,剩下的打算喂给谢熠城。可是这家伙昏迷时极其不配合,喂给他的水大多从嘴角流了出来。

  

  白轲抬手去擦,无奈之下自己含了一口水,嘴对嘴的渡给谢熠城。这个办法管用多了,一杯水成功的见了底,谢熠城干燥的唇瓣在白轲的舔舐下湿润了不少。

  

  喂完水之后白轲打算去买份晚餐,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这个点吃的也不是晚饭而是夜宵了。

  

  白轲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就在她离开后不到五分钟,谢熠城动了动眼皮清醒了过来,他第一反应就是环顾四周看有没有白轲的身影,目之所及是一片失望。

  

  白轲自己没有胃口吃饭,她给谢熠城买了份清淡点的皮蛋瘦肉粥。谢熠城的病房在医院第八层,来搭电梯的人比较多,白轲路上耽误了点时间,等她再次推开病房门时,看见的是谢熠城坐在窗台上的背影。

  

  窗外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脚下是距离他八层楼高的水泥地面。谢熠城双腿不安分的前后晃荡着,双手甚至没有撑着窗台,一副随时都准备跳楼的架势。

  

  白轲又被他吓了一大跳,窗户这里没有保护措施,从这个高度的楼层跳下来,必将会摔个粉身碎骨,脑浆迸裂。

  

  “谢熠城!”白轲大喊了一声,心都跳出了嗓子眼,“快下来!你这样太危险了!”

  

  谢熠城回头看她,脸上带着一闪而过的惊讶,“白,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怎么会!”白轲急得将手中的粥盒扔到了地上,她快步上前紧紧抓住谢熠城手腕,“你快下来!等下摔下去了怎么办!”

  

  谢熠城无所谓地笑了笑,突然挣脱开白轲的手,结果用力太猛上半身往后倒去。

  

  白轲吓得一瞬间血压飙的好高,谢熠城手撑窗台又一挺身坐直了,朝白轲露出一个讥诮而尖刻的笑容,又略带安抚性的说:“别担心,不会那么容易摔下去的。”

  

  “……”白轲觉得自己需要吃一颗速效救心丸,心脏病迟早要被这不要命的吓出来。

  

  谢熠城注意到白轲那提心吊胆的表情,他侧过身,弯起一条腿搭在了窗台上,神色病恹恹地说:“刚醒来时没看到你,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那时候我就在想……摔下去了多好啊,这样就真为你粉身碎骨了。”

  

  他声音嘶哑,语气冷淡,却好像雷阵雨前的平静,蕴藏着山雨欲来的风暴,“反正没了你,活着也没意思,还不如死了。”

  

  [但是一个人去死不甘心啊,我想过最浪漫的事是带着你一起去死。]

  

  谢熠城这么想着,从窗台上纵身一跃,四平八稳地站在了白轲面前,违心的继续说道:“但是明明说好了永远不分开的……”

  

  他直视着白轲那双瞪大的眼睛,突兀地咧开嘴角,语气兴奋道,“还好你回来了。”

上一章 我喜欢你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他的十丈软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