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小妞来给爷笑一个

囚笼

  

  游浩将杨倩送到了教学楼下才开车离开,临走前还不忘对她抛了个腻歪的飞吻。

  

  杨倩化着彩妆的脸上露出羞答答的笑,直到游浩走了都还是一脸少女怀春的表情。

  

  彭瑞肩负着体育老师交代的任务,拖着杨倩让她赶快去操场跑圈。

  

  杨倩自然是不情愿的,嗡嗡嘤嘤的对彭瑞撒起娇来,“哎呀人家不想跑嘛,瑞瑞你给我放个水呗,这次就算了可以嘛?”

  

  面对杨倩的嗲里嗲气,彭瑞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你先给我找个垃圾桶。”

  

  杨倩秀眉一挑,“干嘛呀瑞瑞?”

  

  彭瑞皱起眉,“你嗲的我想吐。”

  

  杨倩一听这话气的直跺脚,“我靠彭瑞你活该单身啊,有你这么对女孩子的吗?!”

  

  彭瑞笑了笑,“你这样说话正常多了,别嗡嗡嘤嘤的跟苍蝇一样我受不了。”

  

  “我靠什么苍蝇啊这叫撒娇好不好!彭瑞你这样绝对找不到女朋友的!”杨倩气得声音都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撒娇?”彭瑞疑惑道,“你确定你这不是发嗲吗?再说了找不到女朋友也无所谓啊,找个男朋友不就行了。”

  

  “你你你——”杨倩被他后一句话大吃一惊,“你别告诉我你性取向是弯的啊!”

  

  “什么弯的?”彭瑞皱起眉似乎不想跟她讨论这个话题,“别废话了你给我跑圈去,三十个圈一圈不少给我跑完。”

  

  “卧槽三十圈?开什么玩笑啊人性呢!”杨倩一脸的生无可恋,“我跑三圈就不行了三十圈不得累死我啊!”

  

  “少来,这操场又不大。”彭瑞说着看向跑道上正迅速奔跑的高航,这家伙说自己腿瘸了跑不好,结果跑起来健步如飞的。

  

  彭瑞对着杨倩叹了口气,“别磨蹭了快去跑吧,你再磨蹭就该下课了大小姐。”

  

  杨倩蔫巴巴的哦了声,随即又像是想到什么恢复了精神,“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哎,瑞哥你是不是弯的啊?”

  

  彭瑞闻言又皱起了眉,杨倩一脸八卦的等待着他的答案,只可惜还没等到彭瑞开口说话,倒是等来了气喘吁吁的高航,他正好三十圈跑完,浑身上下都是汗就往彭瑞身上靠,“沃日累死了……你有没有水?”

  

  彭瑞嫌弃的直皱眉,“我操没有你别挨老子,他妈汗都甩我脸上了。”

  

  杨倩突然就觉得自己应该是猜错了,彭瑞嫌弃成这样怎么可能是弯的。

  

  高航快要渴死了,见到人就问兄弟你有水吗,连杨倩也不放过的问了遍。

  

  “兄弟我有化妆水,你要不要喝?”

  

  高航吓得连忙摆手,“不了不了。”

  

  彭瑞直接把杨倩推到了跑道上,看见她跑起来了才对高航说,“夏明杰有水,他在篮球场,你可以去找他。”

  

  “找他个龟孙?”高航嗤笑了声,“不可能,就没有爷爷去找孙子的道理。”

  

  彭瑞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高航又来了句相当硬气的话,“我高航就算是渴死,死外边,也不会喝他一口水。”

  

  彭瑞觉得这话还挺耳熟,对高航竖了个大拇指道,“你够硬气就渴死吧,不够硬气自己去小卖部买水。”

  

  硬气的高航却果断选择了去小卖部,只是走在路上碰见了迎面走来的白轲,她红肿的嘴唇看上去格外显眼,高航忍着口干舌燥道,“你这嘴被狗啃了啊?”

  

  白轲下意识的抬手捂住嘴,瞬间多了分欲盖弥彰的味道,她又把手拿下来,摇了摇头没说话。

  

  高航见她这样心中多了点不爽,她这嘴一看就是被人亲狠了,唇瓣都被咬破了皮,看得高航更加心烦意乱,他呦了声略带嘲讽道,“哪只狗啃的啊,下嘴还挺狠哦。”

  

  白轲瞪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说,“我是你妈啊你管我这么多,儿子你嘴这么欠是不是也想被狗啃一口啊?”

  

  高航被怼了个张口结舌,情绪不爽到了极点,一气之下他没理白轲愤然离去,这一走就是一个下午不见踪影。

  

  下午的课高航都没来上,也没跟班主任请假,不过白轲也没管他,她现在满脑子心心念念的都是谢熠城,有两道想法一直在她脑海拉锯不清,到底是喜欢他还是不喜欢,这个问题纠结的白轲一脸心事重重。

  

  夏明杰见自己的同桌一直愁眉不展,各种变着法儿的逗她开心,一个下午白轲听得最多的话就是:小妞来给爷笑一个。

  

  夏明杰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第n次重复着那句话,“小妞来给爷笑一个。”

  

  白轲忍无可忍,抬手就将手中的课本拍到夏明杰脑袋上,“笑你个大头鬼啊!”

  

  “哎呦!”夏明杰小声嚎了声,“不笑啊,那爷给你笑一个。”他说着冲白轲露出一口大白牙,标准的八颗牙齿笑容。

  

  白轲忍俊不禁,笑着转过头不再看他。夏明杰见自己的同桌终于露出来笑容,竟有种油然而生的成就感,他躺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古有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笑,今有我——”

  

  “上课呢上课呢!夏明杰你在那嘀咕什么?”老方拿着跟教鞭指着他,打断了夏明杰的即兴作诗。

  

  夏明杰被他那中气十足的吼声吓得懒腰都不伸了,立马正襟危坐的坐好,二郎腿都没敢继续翘。

  

  等老方转过身对着黑板写字时,彭瑞趁机踹了脚夏明杰椅子,跟做贼似的压低声音道,“杰弟杰弟,你有没有看见你爷爷?”

  

  夏明杰一听这句杰弟就心生不爽,无比后悔为什么自己比彭瑞晚出生一个月,他要是比彭瑞早出生一分钟,都要淌着血路挪过去掐死这玩意儿。

  

  “请称呼我全名谢谢,”夏明杰也压着声音回过头看他,两人开启了悄悄话模式。

  

  彭瑞小声道,“夏明杰你爷爷呢?”

  

  夏明杰也小声道,“啥玩意儿爷爷?”

  

  “就是爷爷啊,”彭瑞很小声地说,“你高航爷爷。”

  

  “啥玩意儿高航?”夏明杰疑惑道,而后皱起眉头,“放屁,他是我龟孙。”

  

  “你高航爷爷也是这么说的,”彭瑞挑挑眉,“你没发现他没来上课吗?”

  

  “把爷爷去掉!”夏明杰低吼了一声,“他没来上课关我屁事啊,他又不是我爷爷。”

  

  “夏明杰你一个人嘀咕什么!再讲话我让你来讲台上讲!”老方举着黑板刷照着黑板哐哐哐就是两下,“你要实在不想听就给我站外边去!一个人讲话你还挺来劲是不是?”

  

  夏明杰吓了一跳,刚想说句怎么就我一个人讲话了,扭头一看彭瑞这家伙肃然危坐着,嘴里咬着笔杆低头看着试卷,一副三好学生认真学习的模样。夏明杰卧槽一声又被彭瑞坑了一把,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气得这一节课都没再理他。

  

  彭瑞后来又踹了几脚夏明杰椅子,他除了身形晃了晃一点反应都没有。

  

  夏明杰不跟彭瑞讲小话之后,百无聊赖下又继续去骚扰白轲,白轲懒得理他充耳不闻地做着试卷,夏明杰对着哑巴似的白轲还说的挺来劲,一个人叽里呱啦嘀咕了好一会儿,最终成功被老方赶去了教室外面罚站。

  

  白轲目光呆滞地盯着桌上的书,盯了半天都没翻页,思绪早已神游天外。

  

  谢熠城在干什么呢?他这节是什么课?他有认真听课吗?他有在想我吗?

  

  诸如此类的想法接连不断地冒出来,白轲甩甩头努力让自己不去想他,可大脑压根不受控制,被谢熠城占据着全部心神。

  

 

上一章 为什么推开我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暴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