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好样的兄弟

囚笼

  午休时谢熠城是打算去找白轲的,可是一下课就有位女生黏了过来,她披散着长发脸上化了淡妆,明眸皓齿姿容出众,据说是其他男生心目中公认的班花。

  

  “熠城呀,这道题我不会做,你教教人家呗。”班花何丹琼将数学试卷摊在了谢熠城的桌面上,两手撑在桌沿仰脸对着他笑。

  

  谢熠城皱起眉,看都没看她一眼,脸上是显而易见的不耐烦,“让开。”

  

  何丹琼的笑容有一瞬间僵硬,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笑得更甜美了,她捏着嗓子说话时声音嗲声嗲气的,“不嘛,你就教教我怎么做嘛,不要对我这么冷冰冰的嘛。”

  

  谢熠城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何丹琼却对于他厌恶的情绪浑然不觉,跟没有骨头似的放低身子往他桌边靠,“你是不喜欢我么,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你了呐?”

  

  她的身上能闻到芬芳馥郁的香水味,是谢熠城最讨厌的玫瑰花香,他闻着只觉得刺鼻,捂着鼻子道,“你好臭,离我远点。”

  

  “臭?”何丹琼心头染上了一丝羞恼,她提起自己的衣领闻了闻,兰蔻香水的玫瑰味芬芳扑鼻,“什么嘛,这么香哪臭了……”

  

  谢熠城没理她,踢了踢旁边同桌的椅子,示意她先起开让自己出去一下。

  

  谢熠城的同桌是一个性格孤僻的妹子,留着能遮住眼睛的齐刘海,一到下课就趴在课桌上睡觉,平时沉默寡言的没什么朋友。

  

  他的座位在班级的正中央倒数第三排,左边出去的路被何丹琼挡住了,就只能麻烦自己的同桌让一让。

  

  何丹琼咬了咬唇,她看向站起身准备给谢熠城让路的江珊,压下心中对她的反感嗲着声音道,“哎呀珊珊你别动嘛。”

  

  江珊扫了她一眼选择了无视,走到过道处让自己同桌出去,谢熠城长腿一迈跨过她的座椅,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何丹琼见此恼羞成怒的跺了跺脚,她瞪了眼重新趴回课桌上的江珊,语气是全然不同的尖酸刻薄,“你这个臭婊子还给脸不要脸了,以后给我小心点。”

  

  何丹琼说完这句就追着谢熠城的身影出去了,少年身高腿长走的很快,何丹琼一路跑着才追上了他,“等等我嘛。”

  

  她伸手拉住了谢熠城的衣袖,走到他身旁仰起脸看向他,“熠城你要去哪呀?又要去找白轲学姐么?”

  

  谢熠城眼神一凝,他看向何丹琼拉着他衣袖的那只手,冷声道,“松开。”

  

  何丹琼没放手,嗲着声音自顾自说道,“学姐她真的很幸运呐,能和你这么帅的男生做朋友,我好羡慕呀。”

  

  两人的脚步没停,很快就来到了三楼的走廊上,何丹琼外形条件相当不错,身材窈窕体态轻盈,和谢熠城一路走来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俊男靓女的搭配光是想想就让她沾沾自喜,她觉得只有像谢熠城这样的帅哥才配得上她,被那些人注视使何丹琼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快要走到白轲班级门口时谢熠城停下了脚步,他的手伸向了藏在校服里的那把折叠刀,他不喜欢这个烦人的女生,更不希望自己的白轲被她看见。

  

  何丹琼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注意力被谢熠城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指所吸引,鬼迷心窍的抬手将掌心覆在了他的手背上。

  

  与此同时前方响起一声嘹亮的口哨,何丹琼抬眼向前看去,吹口哨的是一位抱着篮球的寸头男生,在他旁边站着谢熠城想要去找的那个学姐。

  

  白轲的下节课是体育课,她一出教室门就看到了站在走廊上的谢熠城,以及他身旁那个牵着他手的漂亮妹子。

  

  彭瑞也看到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吹声口哨引起那两人的注意,夏明杰见此把胳膊搭在了白轲肩上,开玩笑道,“阿轲,你是不是被绿了?”

  

  白轲啧了声甩开他的手,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就突然感觉挺烦的,烦的她什么话都不想说,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独自待会抽根烟。

  

  可当她把手伸向衣兜摸出来的全是棒棒糖时,白轲这种烦躁的情绪就控制不住了。她一声招呼都没打的快步下了楼,心想这烟瘾不戒了,他妈的买烟去。

  

  白轲经过身旁时谢熠城下意识的想拉住她手腕,可却被她反应很快的避开了。白轲走的很快,几步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谢熠城想追上去被何丹琼紧紧抓住了手,她脸上的笑容甜美无比,声音嗲的人受不了,“你说学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呀?”

  

  彭瑞听着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女的发起嗲来跟杨倩相比,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何丹琼捏着嗓子继续嗲里嗲气,“学姐好像生气了,我要去跟学姐解释一下嘛?”

  

  彭瑞听不下去了,“卧槽咱快走吧,再不走老子会忍不住一篮球拍她脸上。”

  

  彭瑞搭上了夏明杰肩膀,拖着他往前走了好几步,经过谢熠城旁边时夏明杰对他竖了个大拇指,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好样的兄弟。”然后被彭瑞强行拖走了。

  

  谢熠城垂下眼眸看向还牵着他手的何丹琼,脸颊处的咬合肌向上提拉出一抹弧度,那是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谢熠城用这种表情看着她时,让何丹琼感到后背发凉。

  

  她下意识的松开了手,对谢熠城露出一个讪讪的笑,“我……我不知道学姐会看到我们,我不是故意的,你应该会原谅我叭?”

  

  谢熠城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懒得跟她废话,可何丹琼就是个难缠的主,其狗皮膏药的程度跟张媛有的一拼。她见谢熠城要走连忙伸手拉住了他衣袖,情急之下连嗲里嗲气的声音都没伪装了,“你还要去找她?”

  

  谢熠城冷冰冰的说了声放手,脚上步子没停。何丹琼紧紧抓住他衣袖不放开,没走几步他的袖口就被扯长了一大截。

  

  谢熠城见此笑了两声转身看向她,那爽朗的笑声却莫名让她毛骨悚然。

  

  “我说了放手你是听不到吗?”谢熠城说话时手中多出了那把折叠刀,“这耳朵要是坏了就丢掉吧,我来帮你割下来怎么样?”

  

  银色的刀面映出那张花容失色的脸,何丹琼吓得连忙松手倒退开好几步。谢熠城步步紧逼,他眯着双眼,那双阴冷的眸子让人联想到蛇类居住的洞穴,一样的潮湿黑暗。

  

  “不要……”何丹琼捂住耳朵拼命摇头,声音染上了一丝哭腔。小姑娘都是不经吓的,看见他手中那把刀时眼泪都吓哭了出来。

  

  好在这里是学校不是什么寂静无人的阴暗小巷,谢熠城理智尚存并未真的动手,在看到有位学生走过来时迅速收回了刀,他上前几步来到哭得梨花带雨的何丹琼面前,美如冠玉的脸上没有丝毫动容之色。

  

  “要是不想被割掉耳朵就听话,”谢熠城整个人都阴恻恻的,周身仿佛被一团看不见的黑雾所缭绕着,“那些不听话的人都太恶心了,恶心的人就该去死不是吗?”

  

  何丹琼吓得疯狂点头,身体抖如筛糠。谢熠城见她这么不经吓顿时兴致索然,留下一句你以后离我远点,便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上一章 阴阳怪气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我就是来借个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