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公主抱

囚笼

  白轲感觉自己身心俱疲,刚接受完游浩的死缠烂打,现在就要经历谢熠城的摧残,他在白轲面前把折叠刀当成了转转笔玩,看着刀刃在他的指尖来回翻转,白轲真当心他一个手误那把刀就飞到了自己脸上。

  

  不过谢熠城的手法相当不错,那把银色的小刀如同银色的蝴蝶般,在他手心翩翩起舞似的转动着,却看得白轲胆战心惊。

  

  总觉得他这样要不就是在炫耀自己玩刀的技术好,要不就是变相的在威胁白轲——你要是敢背叛我,我就敢让这刀飞你脸上。

  

  谢熠城神情冷淡,他扫了一眼身旁瑟瑟发抖的人,指尖又灵活的转了一个来回之后,才将手中耍杂技似的动作停了下来。

  

  白轲见他终于收回了刀这才敢开口说话,“你干嘛随身带刀啊?很危险的。”

  

  谢熠城将刀折叠起来揣进兜里,用刚才玩刀的那只手握住了白轲手腕,笑了笑不在意道,“习惯了,带刀让我有安全感。”

  

  白轲闻言皱了皱眉,压低声音吼了句,“可是你这样会让别人很没安全感啊!”

  

  谢熠城更加用力的握紧了白轲手腕,他侧过头来一双黑眸盯着她,捕捉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害怕后,谢熠城的语气也随之低落下来,“你别怕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白轲心想你的信誉值已经在我这里透支了,就跟答应了不许亲我一样不可信,鬼知道你会不会捅我一刀之后再跟我来一句对不起啊。

  

  白轲叹了口气一时没有说话,等走到了校门口才对谢熠城说了句,“带管制刀具进学校会被记处分的,你小心点别被抓到了。”

  

  谢熠城点了点头,白轲又不放心的交代了句,“答应我不许拿刀伤人,也不要伤到自己了知道吗?”

  

  谢熠城嗯了声,模样乖顺。白轲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脑袋,又不禁感慨了句,“我是喂猪饲料给你吃了么,长这么快。”

  

  谢熠城闻言哑然失笑,他牵住白轲揉乱自己头发的手,捏了捏她的掌心道,“白,那东西吃了也是横着长的。”

  

  “唉,青春期的男生发育就是快啊,”白轲笑着叹了口气,“你再长高点我踮脚都摸不到你头了。”

  

  他这身高看上去至少有一米八了,白轲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遍,谢熠城的体形符合标准的黄金身材比例,一双大长腿愣是把长裤穿出了七分裤的感觉。

  

  白轲刚想说句你这裤子穿着都不合身了,结果刚一张嘴整个人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谢熠城突然一个公主抱将她抱了起来,吓得白轲本能抬手搂住了谢熠城的脖颈。

  

  “卧槽你干嘛啊,快放我下来!”现在这时间正值上学高峰期,校门口有很多学生和车辆来往,白轲注意到有不少人将视线放在了他俩身上,有人还在跟朋友抱怨着说这年头单身狗太难了,大清早的都要吃狗粮。

  

  因为白轲抬手搂住他脖颈的这个动作,谢熠城眼里的笑意真切了许多,他弯起嘴角看着怀中的人,语气愉悦道,“白,把你抱起来就能摸到我脑袋了呀,你试试。”

  

  谢熠城说着低下了头,像是渴望被主人摸头的大型宠物犬般,白轲被他这模样逗笑了,摸上他的脑袋就是一通乱搓。

  

  谢熠城柔顺的黑发凌乱开来,白轲看着他炸成一团还翘起了几撮呆毛的头发,笑了两声给他揉回了原样,“手感不错呢。”

  

  谢熠城闻言主动将脑袋往白轲手心里蹭了蹭,让她想到了摇尾乞怜的狗狗,要是他有尾巴绝对是高高翘起摇个不停的那种。

  

  白轲没忍住又揉了几下子,然后示意谢熠城放她下来,可这家伙不知道怎么想的,刚松了点力度又骤然用力把她抱得更紧了。

  

  白轲心生疑惑,可就在这时有道男声传了过来,听语气似乎有些不爽,“喂,你们两个搂搂抱抱的干嘛呢?”

  

  高航隔着条街目睹了谢熠城将白轲抱起来的那一幕,他当即就不淡定了,抛下身边跟狗皮膏药一样的张媛朝着街对面走去。

  

  谢熠城本来是打算放下白轲的,可一见高航过来他就心生戒备,跟宣示主权似的抱着白轲不肯撒手了。他冷眼看向高航,满脸都写着四个大字——她是我的。

  

  白轲不懂谢熠城的那些奇怪心思,她觉得有些尴尬便挣扎着想从他身上下来,嘴里还不忘跟高航解释道,“啊,他想知道我有多重,这不抱起来掂量我几斤几两呢。”

  

  高航表情奇怪道,“几斤几两?”

  

  “就是体重的意思,哎呀谢熠城你快放我下来,这么多人看着怪不好意思的。”白轲推了推谢熠城的手臂,可他冷着张脸目视前方,跟白轲作对似的非但不放还抱得更紧。

  

  高航注意到谢熠城一直盯着自己,那目光冷的仿佛能结冰,他抬手搓了搓手臂说了句,“这都抱多久了,还没掂量清楚?”

  

  谢熠城皱着眉冷声道,“要你管。”

  

  高航那一点就炸的脾气被谢熠城这态度激了起来,他呦了声刚想说句你这小子挺拽啊,可张媛就在这时追了上来,她扯着嗓子大喊了句高航你王八蛋,直接就把高航聚集起来的那点脾气吼没了。

  

  白轲也被那震耳欲聋的一声吼夺去了心神,她躲在谢熠城怀里探头看向跑过来的张媛,蛇精女已经把那头绿油油的发丝染回来了,不过身上依旧穿的上次那身红裙子,不像绿魔仙了,黑发红裙的她像个恐怖片标配女鬼。

  

  白轲没来由的有些怂她,瑟缩在谢熠城怀里不愿下来了。

  

  校门口的人流没有先前密集,距离上课铃打响只有十分钟了,但路上还是有学生停下脚步想看热闹。

  

  张媛追过来看见高航和谢熠城两人面对面站着,彼此都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对方,她感觉全身血液都气到逆流,她无法接受自己竟然比不过一个男人?

  

  “高航你还要不要脸啊?赶时髦玩起了同性恋是吧,你他妈以为这是潮流呢?”张媛抓住高航的手腕就是一通乱抓,那尖锐的长指甲很轻易就刮破了高航一层皮。

  

  “卧槽你能不能别逮着我就抓,他妈的已经分手了我跟谁谈关你屁事啊!”高航简直崩溃了,一面对张媛他就一个头两个大,他是真的对这种狗皮膏药一筹莫展。

  

  “啊啊啊你他妈才分手了,我说了我不同意我们分手!”张媛又情绪失控的尖叫起来,那血红的指甲紧掐着高航手臂,像是恨不得掐下一块肉来,疼得高航哀嚎出声。

  

  “啊操你放手啊!”高航用力挣脱张媛的束缚,好不容易甩开她那只手,张媛的另一只手就迅速缠了上来,她语气尖锐,“我凭什么比不过一个男人?同性恋这么恶心你都能接受,你他妈干嘛不能接受我啊啊!”

  

  白轲听得一愣一愣的,同时打心眼里同情高航。这张媛脑筋怎么转的啊,同性恋怎么就恶心了,他们俩怎么就成同性恋了?白轲抬眼看向谢熠城那一张冷脸,你确定他看向高航时,那眼里不是敌意吗?

  

  “张媛你能不能正常点,同性恋怎么了同性恋又不会强奸你,你他妈能不能别一天到晚恶心人?”高航甩又甩不开张媛的手,他一个男的也不想对女人动手,心情无处发泄简直是憋屈到了极点。

  

  两人僵持不下,谢熠城可能是戏看够了,他在张媛发飙之前冷声解释了句,“我跟他没关系。”然后在围观群众八卦的目光中,视若无睹的抱着白轲往教学楼内走去。

上一章 红玫瑰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阴阳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