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宝贝儿

囚笼

  清晨的微风吹散开云雾,天空中泛起了淡白天光,有辆价格不菲的红色跑车停在了白轲公寓门口,车门被打开从里走出一位亚麻色头发的英俊青年。

  

  游浩一身西装革履,手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看起来像是位来给人求婚的贵公子。他靠在车门前拿出手机给白轲发微信,嘴角荡漾开一抹玩味的笑意。

  

  <宝贝儿睡醒了吗?

  

  这条信息发出去之后游浩耐心的等了五分钟,意料之中的没有收到对方反复,他也不气馁,又连发了五句在吗没有回应之后,直接给白轲打了个微信视频过去。

  

  白轲睡得正香,冷不丁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她迷迷糊糊的接了起来,然后被游浩那张占据整个屏幕的俊脸吓了个精神抖擞。

  

  “卧槽什么情况……”白轲喊了声跟手机里的游浩对视了两秒,在他开口之前毫不犹豫的把视频给挂了。她摸了摸受到刺激的小心脏,看了眼游浩发的信息回了个问号过去。

  

  游浩收到问号秒回了句:

  <宝贝儿你刚睡醒时也是这么美丽

  

  白轲属实被那句宝贝儿恶心到了:

  <拜托你别这么叫我

  

  游浩过了片刻发了句语音过来,白轲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点开去听,一连串发音标准的英文传了出来:

  

  “What does a name matter? If you call a rose another name, it's still fragrant.”

  

  游浩说英文时带着股自然的英伦腔,具有诱惑力般引人不知不觉沉醉。

  

  那句英文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名字有什么关系?把玫瑰花叫做别的名称,它还是照样芳香。

  

  白轲听出了游浩的言外之意:叫不叫你宝贝有什么关系,不叫你宝贝你也照样是我的宝贝。

  

  白轲啧了声发了一连串省略号给他。

  

  游浩也毫不在意,又发了句语音过来,唱着《你最珍贵》这首歌里的歌词:“再美的人也会憔悴,我会送你红色玫瑰……”

  

  白轲听了两句就掐断没听了,受不了的也发了句语音过去,“这多少年前的老歌啊你还在唱,你直说想干嘛吧公子哥?”

  

  游浩打字回了句:

  <你出来再说,我在你楼下。

  

  白轲

  <???

  

  白轲起身趴到窗台那一看,公寓楼下还真站着一个人,游浩靠在他那辆骚气的红色宾利前,一手捧着花一手在屏幕上打着字。

  

  手机叮咚一声游浩又发过来一条:

  <快出来,天还没亮我就在这等你了,没见到你我是不会轻易走的[笑脸]

  

  白轲吸了口气回了句你等着,现在离学校上课的时间还有一小时,应该够她把游浩这尊大佛送走了。

  

  白轲悄悄打开卧室房门的一条缝,跟做贼似的先看了看谢熠城的位置,确认他还好好躺在沙发上没醒之后,才又跟做贼似的悄咪咪溜了出去。

  

  ——

  

  黎明时分的街道上人烟稀少,宽阔的柏油马路上就停着游浩那辆宾利,他见白轲出来后脸上立马摆出了副笑嘻嘻的表情,那嬉皮笑脸的模样看的白轲一阵肝颤。

  

  “宝贝儿你终于来了……”游浩将手机放回裤兜,手捧着玫瑰花往白轲面前一送,“最美的玫瑰送给最爱的人,你会收下的对吗?”

  

  白轲皱起眉头往后退了一步,“都说了别叫我宝贝,还有这花我能不收吗?”

  

  “为什么不收呢?”游浩上前一步,嘴角的笑容不减反增,他天生的丹凤眼,眼尾上扬,看谁都带着一丝含情脉脉的意味。

  

  “你不是说最美的玫瑰送给最爱的人么,”白轲望进游浩那双柔情似水却没有爱意的眼眸,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觉得好笑,“你最爱的人不是我,你也不爱我。”

  

  游浩笑了,“怎么会呢……”

  

  白轲没等他说完就补了句,“你只是觉得好玩而已,但公子哥,我并不想陪你玩。”

  

  白轲一字一句话语直白,游浩嘴角的笑容凝滞住了,他愣了好几秒才缓过神来,扬唇露出了个比先前更加玩味十足的笑容。

  

  游浩语气带笑,“阿轲,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趣啊,不过我觉得……”

  

  ——谢熠城比你更加有趣,或者说看到谢熠城发疯的样子会很有趣。

  

  后一句话他咽在了喉咙里面没说出来,白轲见他话说一半停住了,下意识问道,“你觉得什么?”

  

  游浩摇了摇头,晨风吹起了他微卷的发丝,他吸了口气道,“我觉得挺冷的,起风了……”

  

  白轲看了看西装西裤的他,又看了看穿着短款运动装的自己,“你穿成这样冷个der啊……”

  

  游浩没理会白轲的嘲讽,自顾自说道,“风大得很,我手脚皆冷透了,我的心却很暖和。”

  

  白轲:“?”

  

  游浩笑了起来,懒洋洋的腔调竟像在调情,“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原因,心里总柔软得很。我要傍近你,方不至于难过。"

  

  白轲感觉额头挂上了三条黑线,“……你他妈说人话。”

  

  游浩直接将玫瑰往白轲怀中一塞,“总之就是这花你收下,不然我就赖着你不走了。”

  

  白轲在他身上深刻体会到了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含义,为了不被他纠缠这玫瑰她非收不可了。

  

  白轲叹了口气没忍住问了句,“你没皮没脸的吗?”

  

  游浩笑嘻嘻回道,“我死皮赖脸,我就赖定你了。”

  

  “……”行,厚脸皮的人最牛逼。

  

  白轲实属拿他没撤,跟游浩说了句这玫瑰花我收下了谢谢你之后,游浩才嬉皮笑脸的回了句不客气,心满意足的开着他那辆红色跑车走了。

上一章 情欲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红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