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你哭了

囚笼

  白轲留意了下他这公主抱的姿势,啧啧两声也跟了出来,她挺怕这人又耍什么小花招的,毕竟游浩刚被他用乙醚迷晕。

  

  但目前看来白轲是多虑了,谢越泽并未对游浩动什么手脚,而是从车库里找来一辆车,把他放进后座后便架势着车扬长而去。

  

  白轲看着车辆行驶到那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从车轱辘颠簸的次数来看估计游浩会被颠的不轻。

  

  谢熠城如同小尾巴般紧随其后,他见白轲一直盯着车辆离去的方向,不满的上前用身体挡住了白轲视线,“放心,他会送游浩安全到家的,白不用担心了。”

  

  语气包含着强烈的不爽以及醋意,白轲看了他一眼破天荒的没有吐槽,径直绕开他沿着石子路往前走去。

  

  谢熠城亦步亦趋的跟了上来,见她不说话又换了个话题,“白你肚子饿么,要不要去吃饭?”

  

  “……”

  

  回应他的只有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

  

  谢熠城皱了皱眉,想要拉过白轲的手腕却被对方故意避开。

  

  这个动作像是激怒到了他,谢熠城眸光一冷,“为什么不说话?”

  

  “说什么?”白轲这次倒是回的飞快,“说你绑架人干得漂亮吗,要不要我夸一句你真棒啊?”

  

  话语里的嘲讽和怒气太过明显,谢熠城张了张嘴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白轲显然被他的所作所为气的不轻,她鼓掌似的拍了拍手,啪啪啪的声响回荡开来,“你确定挺棒的,游浩想报警抓你都没证据呢,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啊,做了坏事警察却拿你没办法?”

  

  谢熠城开口解释,“我没有……”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白轲厉声打断,“你没有?你没有个屁啊,你没有绑架人吗?”

  

  “……”

  

  “你对游浩那样是犯法的知不知道,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什么东西。”

  

  “……我脑子里都是你。”谢熠城弱弱的反驳了句,声音低的微不可闻。

  

  “你说什么?”白轲没听清,想让他再重复一遍时却见他歪了歪头,嘴角向上咧出恶劣的笑,一脸叛逆少年不听管教的模样,“犯法又怎样,善恶观很重要吗?”

  

  白轲一听这话差点吐血,“当然重要!”她抬手给了谢熠城一记爆栗,“做一个遵纪守法的青少年不好么,没人会喜欢一个善恶不分,三观不正的人!”

  

  谢熠城哦了声,态度颇为无所谓。

  

  他这次拉过白轲的手腕没有被她避开,谢熠城便得寸进尺的牵住白轲的手,与她掌心贴合十指相扣。

  

  白轲任他牵着往前走,她踢了踢脚边的小石子,“以后不能再这样做了知道吗?”

  

  谢熠城笑了笑,语气平淡的像是在陈述一件理应如此的事情,“只要你不与他接触,不再多看他一眼,我就不会这样做。”

  

  “什么意思?”白轲感觉他话里有话,仔细琢磨了一下才道,“这是要限制我的交友权利?”

  

  谢熠城不置可否,“你是我的,我忍受不了你跟除我之外的人相处。”

  

  丝丝阴郁缠绕心头,他侧过脸贴近白轲耳畔,声音甜腻喑哑得像是带毒的罂粟般诱人沉沦,“只有我和你就够了不是么,你只要看着我就好了,你只要想着我就好了……”

  

  白轲不受控制的打了个激灵,她紧忙将手指从谢熠城掌心中抽出,犹如受惊的兔子般蹦开好几步远,“不好!你怎么会有这种极端的想法,真该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白轲边说边从兜里掏出手机,她记得夏明杰她妈就是从事心理治疗这方面的,说不定能挽救下这少年病入膏盲的中二癌。

  

  可白轲却半天没翻到夏明杰的号码,她记得她手机上存过好多人电话,可现在显示的联系人却寥寥无几。不用想都知道号码被那位中二少年擅自删了。

  

  “谢熠城!”白轲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收起手机气鼓鼓的瞪眼看向他,一看他这火气就从心头直窜头顶,“你他妈怎么能这样啊,乱动我手机经过我同意了吗?!”

  

  她真的受不了谢熠城这病态的占有欲,让白轲生气的原因不止一件事,不满已经积累了很久,终于在这件事上彻底引发,她一撸袖子打算好好教育下谢熠城,可兜里的手机就在这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滴铃铃的来电铃吵得白轲更加心烦了,她一看这是先前打过一次的未接来电,也不知道是谁反正打过的备注被那家伙删了,白轲接通电话没好气的喂了声,“谁啊?”

  

  谢熠城见状皱着眉头凑了上来,白轲下意识的拿远手机退后一步,电话那头的人一时没有说话,白轲不耐烦的又喂了声,“谁啊打骚扰电话,不说话我挂了?”

  

  “阿轲么,”电话那头的人闻言出声了,听声音像是位中年女性,此时似乎因为白轲的态度语气变得失望,“你就这么不想认我,一声妈都不愿意叫了吗?”

  

  “卧槽……”白轲心中一惊差点崴了脚,谢熠城及时扶了她一把,让她没有摔个狗吃屎。白轲踢开害她脚底打滑的碎玻璃,甩开谢熠城的手朝电话那头冷漠道,“没什么好叫的,你有事吗,没事我就挂了。”

  

  “……”电话那头的女人沉默了,白轲很有耐心的等了十秒钟,就在她快要挂掉电话的前一秒,女人略带哭腔的声音传了过来,“阿轲,是妈妈对不起你……”

  

  白轲皱眉听着那女人哭诉了两分钟,她说了些什么白轲没仔细去听,大概意思就是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没有尽到一个身为人母的责任,你怨我恨我也是应该的。

  

  谢熠城也在一旁沉默听着,只是那脸色阴沉的可怕。白轲没有开免提,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女人带着哭腔的声音渐渐消失,她的语气柔和了下来,又说了些许安抚性的话语,说是为了赔偿这几年对白轲的照顾,想让她搬过来与自己一起生活,希望她能够原谅自己,与她的新家庭好好相处。

  

  白轲听着只感到好笑,你现在说的都是这些都是废话了,在你为了新家庭抛弃我的那一刻,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就成了一条摇摇欲坠的断桥,是后期如何去修建也无法恢复如初的,“你不觉得为时已晚吗?”

  

  电话那头又是一段短暂的沉默,其实在白轲独自生活的这几年里,她的母亲也提过好几次让她搬回来,只是白轲自己不愿意,她的妈妈跟她新找的那个男人生了个女儿,在那个其乐融融的三口之家里,她明显是多余的最不该出现的那个。

  

  “是妈妈不对,妈妈对不起你……”女人的声音又染上了一丝哭腔,听得白轲没来由的心烦意乱,烦躁的同时心底又弥漫开来一种难过的情绪,她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没有感情的机器人,面对自己的亲生母亲没点动容是不可能的。

  

  “阿轲……”电话那头的女人小声抽泣着,“再过一周就是你的十八岁生日了,这个生日让妈妈陪你一起过好吗?”

  

  白轲皱着眉头没有给予回应,见她不说话女人又劝导道,“过了十八岁就成年了,成年了就是个小大人了,妈妈很抱歉没有看着你长大,但可以让妈妈在你成年的那一天,陪着你过好吗?”

  

  女人一直以妈妈自称,似乎觉得不用这个称谓电话那头的人就不是自己女儿一样。

  

  白轲听着竟莫名感觉心头酸涩,她眨了眨眼睛应了声好,声音细弱得仿佛一根将断未断的线。

  

  女人一听白轲答应了,抽泣声都变成了欣喜似的呜咽,她这一刻的情绪就像是重拾了失而复得的宝物般。毕竟是自己辛苦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又怎么会真的不管不顾。

  

  听着那人明显上扬的语气,不知不觉有泪水划过白轲脸颊,她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还没来得及去掩饰自己哭了的痕迹,脸上的泪水就被谢熠城抬手拭了过去。

  

  他漆黑的眼珠似幽潭般深不见底,仿佛要把倒映其中的人深深吸引进去,他用指腹不停擦着白轲发红的眼角,动作说不上温柔反而还有些狂躁,“别哭,我不喜欢看到你为别人哭泣。”

  

  白轲拍开他的手胡乱抹了把脸,电话那头的人说过两天就能把她接回来,还说给她准备了一份特别惊喜的成人礼。白轲正要回话就见谢熠城抢过了她的手机,下个动作就是直接替她挂断了电话。

  

  “谢熠城你干嘛?!”白轲见此吼了句,伸手想要抢回来却被他灵活避开。

  

  “你哭了,为了一个抛弃过你的人……你选择了离开我。”他的声音没什么语气,仅仅是在陈述一件事实,却因为语速不快而显得讽刺。

  

  “……”

  

  白轲竟一时接不上话,她这默认的态度彻底激怒了谢熠城,他突然抬手用力勒住了白轲后颈,迫使他贴近自己的身体。

  

  谢熠城将她拉扯至怀中,一手勒着她的脖颈,一手缠绕住了她的腰,那抱住白轲的力度紧的恨不得要把她嵌入血肉般。

  

  白轲感到胸腔一阵窒息,这拥抱紧实的让她呼吸都不畅起来,白轲皱紧眉头不住的咳嗽,想要推开他却浑身使不上力。

  

  “咳咳快、快放开……”她只好忍痛低吼道,“要、要喘不过气了……”

  

  谢熠城松了力度,却还是不肯放手,在她看不见的角度,那少年什么神情都没了,漆黑的眼睛像是结了一层冰般寒气逼人。

  

  白轲张嘴大口呼吸着涌入肺部的氧气,只是还没呼吸个痛快就被谢熠城捂住了嘴,他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副口罩,那沾染过乙醚的布料此时正紧紧覆盖住她的口鼻。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休想抛下我……”他的声音如他的表情般是彻骨的寒冷,白轲挣脱不开他的桎梏,只感觉大脑都开始缺氧,以至于整个人都头晕目眩起来。

  

  眼前阵阵发黑,白轲挣扎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而那冷冰冰的声音却还能传递至她神经,一字不漏无比清晰,“与其被你抛弃,不如亲手毁掉你离去的机会。”

  

  感受着身下人停止了挣扎,他说话时那冰冷的语调也缓和了不少,“白,很抱歉这么对你,但不要怪我,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选择了她而没有选择我。”

  

  神经病吧选择你妹啊!

  

  白轲在心底咆哮,她说不出话,身体也无法动弹,但意识还算清楚,在彻底昏迷的那一瞬间,白轲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谢熠城我特么操你大爷。

  

上一章 解绑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