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解绑

囚笼

  发完这段语音后她就退出了微信,在主面板上看到了一个未接来电的提醒,点开发现那是一串有些眼熟的号码,不过白轲没打备注就没想起来这人是谁。

  

  她也没有拨过去,现在更重要的是找到游浩确认他的安危,白轲把手机放进兜里就朝门外走去。

  

  被无视了的谢熠城有些委屈,他开口喊住白轲,“去哪儿?”

  

  白轲换鞋的动作顿了顿,她回头看了眼谢熠城,“带我去见游浩,你跟我过来。”

  

  谢熠城闻言一怔,被白轲这强势的态度搞得更加委屈巴巴,“可以不见他么?”

  

  白轲不答反问,“你觉得我这是在跟你商量?”

  

  谢熠城不说话了,待在原地不动。

  

  白轲穿好鞋又催促了他一声,“快点,别再耽误时间了,你等着别人报警吗?”

  

  谢熠城听到这话没什么反应,他来到玄关处换鞋子,默认了白轲要求。

  

  一路上谢熠城都蔫巴巴的不怎么讲话,白轲跟他沟通他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你把游浩绑去哪了?”白轲问了句,怕他不回应还伸手戳了戳他肩膀。

  

  谢熠城垂着眼眸看着地面,半晌才闷声闷气的报了个地址出来。

  

  那地名听上去是个别墅,坐落在挺偏僻的郊区外,离白轲所住的公寓有一段距离。

  

  她拦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交代好目的地后便靠着车窗吹起风来,既然谢熠城不愿意多说,她也懒得问他话了。

  

  白轲闭眼休息了一会,再次睁眼时窗外的景色变成了远山青峦。车辆行驶到了不知名的高速公路上,公路两旁排列着树木,往远看是一座座连绵不断的山峰。

  

  那地方有够偏僻的啊,白轲不由疑惑的看了谢熠城一眼,还是没忍住问了句,“那里是哪儿,你的家吗?”

  

  他当时正对着窗外的景色发呆,闻言放空了的眼神瞬间回神过来,本能的厉声反驳了一句,“不是家!”

  

  那是囚禁人的监狱。

  

  开车的司机被他这嗓子吓了一跳,脚上一个急刹就将车停了下来,“只能送到这里了,前面的路不好开。”

  

  白轲看着前方坎坷不平的石头路,善解人意的点头将车钱付了。她拉着莫名其妙就炸毛了的谢熠城下了车,顺毛似的呼噜了下他脑袋,“往哪儿走?”

  

  谢熠城指着前方的石头路,“往前走就到了,那是我以前住的地方。”

  

  白轲嗯了声,这路走着还挺硌脚,不过好在也没多远,走了十来步拐个弯就到了。

  

  在幽静的山林一套欧式别墅映入眼帘,尖塔形斜顶屋,绛红色的屋瓦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金光,白轲看着这幢掩映在苍翠树木中的别墅,直接告诉她有哪里不太对劲。

  

  她的脚步停了下来,按风水格局来说别墅的房形都是利于方正,不利歪斜,而这别墅的屋顶是尖尖的三角形,倾斜度很大。

  

  倾斜度很大的三角屋顶被称为寒肩屋,有种邪乎的看法是说长期居住在这种变形的屋顶之下,人容易变得神经质,抑郁成疾。

  

  谢熠城见白轲不动了,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白,你不是很想见到他么,怎么不进去了?”

  

  “啊,”白轲有些受惊的叫了声,她下意识的离谢熠城远了点,心里涌上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怪异感。

  

  “怎么了?”谢熠城瞧着她后退的动作很是不满,他上前几步握住白轲手腕不让她离开。

  

  “没、没什么,”白轲紧张的吞了口唾沫,这别墅的风水不行,她突然觉得谢熠城离家出走是个正确的选择了。

  

  “你不喜欢这么?”谢熠城似是看穿了白轲内心的想法,他看向那幢别墅时眼神厌恶,“我也不喜欢。”

  

  “这别墅里有几个人?”白轲顿了顿又试探性的问了句,“你爸妈……在吗?”

  

  谢熠城皱着眉将头摇成了拨浪鼓,他貌似十分反感有人提及自己父母,沉默了好几秒才回了一句,“不在,只有两个人。”

  

  白轲本来还想问一句那你爸妈去哪了,可瞧谢熠城这反应就觉得别刺激他比较好,她朝着别墅大门走了几步,又有些好奇的问道,“一个是游浩,那还有一个人是谁?”

  

  谢熠城给了白轲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他说,“你进去就知道了。”

  

  “好吧。”白轲叹了口气往前走去,不得不说这别墅除了房型古怪之外,建筑装饰极为精致,白木栅栏,青绿草坪,尽显欧式情调,一看就是富家人的住所。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钱啊。”白轲打量着周边环境不由感慨了句,谢熠城闻言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拉着白轲往门内走去,别墅里很暗,是那种开了灯都很难照明的昏暗。

  

  白轲闻到了一股子灰尘味和霉味,看来这地方有一段时间没住人了。

  

  谢熠城的脚步停在了一个向下的楼梯口,楼梯尽头是个地下室,白轲往下走去看到了两间带锁的黑色铁门。谢熠城掏出钥匙来到了其中一扇前开门,白轲就趁着这个时间打量着另一扇铁门。

  

  不知道是不是光线太暗的缘故,白轲看到了这间铁门的锁孔处有暗红的血渍,她还想确认下会不会是自己眼花看错了,谢熠城那边就传来了咔嚓的一声响,紧闭的铁门应声而开。

  

  被关入小黑屋三天的游浩仍保持着三天前那五花大绑的姿势,他的双手双脚都被固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而在他的身前有位青年正弯着腰给游浩喂饭,见到两人的出现他们同时停下动作看向门口。

  

  “我日。”白轲清楚的听到游浩骂了声脏话,他整个人看来格外狼狈,身上和脸上脏兮兮的,像是好几天没洗过澡。不过好在除了脏一点外,他身上倒是一点伤都没有,白轲见此悬着的心正才放下。

  

  “谢熠城!”游浩吼了声,被绑了三天的他情绪已经崩溃,完全没了之前嬉皮笑脸的兴致,他看了看白轲道,“关我一个不够还想把她也关进来是吧?”游浩又气急败坏的吼了句,“你还是人吗,你这个人渣!”

  

  那本来正给游浩喂饭的青年看了白轲一眼,而后很有眼力的端着碗筷退到了一边。

  

  谢熠城呵了声没有回话,他捡起地上的口罩上前堵住了游浩的嘴,似是怕他挣脱还特意拿了跟绳子,从嘴唇到他后脑勺绕了一圈打了个结,“白,你看我好吃好喝的圈养着他,他还骂我是人渣。”

  

  谢熠城的语气听着还挺委屈的,但跟他此时的所作所为极不搭边,白轲不由感觉一团怒火直窜心头,她走上前在谢熠城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卧槽你玩够了没啊,别太过分了,快把他放开。”

  

  游浩瞪大着眼睛发出呜咽不清的声音,白轲寄予同情的看了他一眼,用眼神示意到放心我会让你解放的。

  

  谢熠城被拍的一声闷哼,纵使心中万般不情愿也不得不解开束缚游浩的绳索,只是刚把那绕着他嘴皮子的绳子松开,游浩就呸的一声将口罩吐到了地上,嘴中不依不饶道,“谢熠城你真不是个人,你这是犯了非法拘禁罪,我要告你侵害我人身自由!”

  

  白轲闻言一怔,谢熠城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嘴角向上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那又怎样,你有证据让警察来抓我吗?”

  

  从游浩被下药到被关入这间小黑屋,从头到尾都是那位名叫谢越泽的青年所为,只要谢越泽不把指使他的谢熠城供出来,报警抓人的话警察也只能抓到谢越泽。

  

  游浩一听这话脸都绿了,他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绑架犯,当场就气的口吐芬芳起来,只是还没骂出几句就被人捂住了嘴,谢越泽俯身将嘴贴近游浩耳朵,语气嘲弄道,“别骂了这位公子哥,你的小黑屋三日游到此结束,等你这次睡醒了就回去了。”

  

  游浩还在想这次睡醒了是什么意思,鼻翼间就嗅到了一股子怪味,很刺鼻,是属于乙醚的特殊刺激气味。

  

  这玩意吸入多了会麻醉人导致昏迷,游浩晃动起脑袋想要挣扎,可是在五花大绑之下他的反抗看来是多么的无力。口鼻渐渐被那股怪味入侵,游浩像是被钉死在案板上的鱼,不一会儿就两眼一闭的陷入了昏迷。

  

  白轲见此心中警铃大作,她想要甩开谢越泽捂住游浩口鼻的那双手,可刚上前两步就被谢熠城抓住了手腕,“别过去,那边乙醚的气味还没散,闻了会头晕的。”

  

  “操,”白轲骂了声,一听这话就感觉心头燃起了熊熊烈火,她用另一只手用力往谢熠城肩上推了一把,吼道,“游浩就不会头晕吗你们这么对他,太过分了!”

  

  白轲吼完就用力甩开了他的手,谢越泽见白轲朝游浩走来连忙松开了捂住他口鼻的手,白轲见此呵呵的笑了一声,她看着面前这长相清秀的青年,竟有种越看越眼熟的感觉,“你身上是不是有纹身?”

  

  白轲突然就问了这么一句,谢越泽闻言一愣,下意识就撩起衣袖露出了半个花臂。

  

  青年手臂上的纹身跟那个光着膀子的纹身男如出一撤,白轲想起了在那个小巷他打劫谢熠城的样子,被那种戏弄感糊了一脸。莫名就想为当初他俩演的那出戏拍手称赞。

  

  不过白轲咬咬牙好歹是忍住了,她冷哼了声看向椅子上昏过去的游浩,还没开口说话就听谢熠城来了句,“把他送回家。”

  

  他这话是对谢越泽说的,话音刚落谢越泽就动手去解绑住游浩的绳索,三下五除二给他解绑之后一个拦腰横抱,谢越泽就抱着脏兮兮的游浩往铁门外边走去。

上一章 药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你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