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囚笼

  天色灰蒙蒙的,乌云密布,风起云涌,温度也随着低了下来。白轲感觉自己跟个二傻子似的,穿着一件短袖在凉飕飕的冷风中瑟瑟发抖。

  

  身旁的高航闭着眼睛跟睡着了似的,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都没有反应。白轲就服这种站着都能睡觉的人,靠近点还能听到他打呼噜的声音。

  

  白轲叹了口气,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这鬼天气还真是说变就变,转眼间就狂风大作的下起雨来。

  

  真他妈冷啊,都快冻成狗了。白轲又打了个喷嚏,搓着手臂上冻出来的鸡皮疙瘩。

  

  好在老方没真让他们吹一晚上的冷风,第一节晚自习下课让白轲回了教室。高航不知道是因为脸上的巴掌印,还是罚站都能睡觉的缘故,总之被老方喊着去办公室了。

  

  白轲一脚刚踩进教室门,差点就被往外横冲直闯的夏明杰撞个眼冒金星,还好她反应快及时刹住了脚步。

  

  “高航这龟孙儿去哪了?”夏明杰往走廊那瞅了瞅,没看见人。

  

  “办公室喝茶去了,你也想来一杯啊?”白轲绕过他笑着回了句。

  

  夏明杰咬了咬牙就往老方办公室跑去,那视死如归的架势估计真被高航气狠了。

  

  白轲回到座位上坐着,课桌上摆着一张新发下来的语文试卷,她刚想问问后桌的杨倩做到哪了,一回头就看见她那失魂落魄的表情,试卷上是一片空白。

  

  “她怎么了?”白轲下意识看向杨倩的同桌,彭瑞刚做完试卷正咬着笔检查着,闻言很无辜的说了句,“我没欺负她啊,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今天一来学校就这个样子。”

  

  彭瑞耸耸肩将笔扔到了桌上,“跟丢了魂一样,问她话又不鸟我。”

  

  杨倩魂不守舍的坐在旁边,彭瑞说话声音并不小,闻言她魂魄归位了似的对着彭瑞说了句,“你才丢了魂,出去。”

  

  彭瑞一愣挑挑眉,“去哪?”

  

  “找你的夏明杰去,”杨倩说着看向白轲,“让我和阿轲单独聊会。”

  

  “行行行,”彭瑞站起身,“你们聊。”

  

  白轲有些纳闷,见他走了之后索性坐到了彭瑞位置上,杨倩侧过头看着她,突然说了句,“他不见了。”

  

  “谁?”白轲问。

  

  “那天聚会我在酒吧认识的帅哥,我跟你说过的……”杨倩又恢复成了刚才的那副失魂落魄,“他不见了……他明明答应了跟我约会的……”

  

  白轲心中一惊,“你说的是游浩吗?”

  

  “你果然认识他!”杨倩尖声说了一句,眼神都变得尖锐起来。

  

  白轲皱起眉,“怎么了吗?”

  

  “他已经失踪两三天了……”杨倩的眼神在白轲脸上飘忽着,“上周六我想约他吃饭的,可游浩说他已经和人有约了。”

  

  杨倩别过头不去看白轲一脸凝重的表情,“我问他那个人是谁,他说是阿轲……”杨倩又看向白轲,“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他约了你之后就不见了……”

  

  白轲听懂了杨倩的言外之意,“你怀疑他失踪是因为我吗?”

  

  “我……”杨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她摇摇头趴在了课桌上,“我不知道……”

  

  白轲心说我知道,她想起来谢熠城在微信上跟游浩聊的信息,还有他上周六出门的那段时间,游浩失踪十有八九就是他搞得鬼了。只是这些话她不敢告诉杨倩,害人失踪是犯法的,她怕杨倩会报警。

  

  “不是我。”白轲也不知道怎么跟杨倩解释,说完这三个字后就坐回了自己位置上,好在杨倩也没有追问,垂眼对着桌上的白卷发起呆来,又是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白轲从来没有觉得晚自习是如此难熬,也从来没有如此迫切的想要见到谢熠城,她想当面质问他游浩失踪是不是和你有关系,也想听他亲口否认与他无关。

  

  好烦啊,白轲抓了抓头发,烦的她一道题都做不出来了,语文试卷上的答案涂了又改,估计又会被老方扣卷面整洁分了。

  

  白轲手从兜里摸了摸,本来还想抽根烟的,可摸出来的全是棒棒糖,看到一口袋的棒棒糖白轲又想起了谢熠城,本来还明媚点的心情又烦躁起来了……

  

  白轲是真搞不懂谢熠城,他跟游浩到底有哪门子的血海之仇啊,暴揍他一顿不够还把人搞失踪了,这家伙真是疯了吧!

  

  白轲气鼓鼓的盯着手心中的棒棒糖,然后撕开包装纸含在嘴里,把这颗当作谢熠城,含了两口就嘎嘣嘎嘣的用力咬碎了。

  

  高航什么时候坐到她旁边的都不知道,白轲正泄愤的咬着棒棒糖出神,被高航突如其来的一声我也要吃糖,吓得打了个哆嗦。

  

  “让你给个糖你抖什么啊?”高航翘着二郎腿坐在夏明杰的座位上,一挑眉整个人看上去拽的不行,“我要吃你嘴里的这颗。”

  

  “滚蛋。”白轲又打了个哆嗦,大概是只穿了件短袖冻的,她将嘴里的棒棒糖棍子拿了下来,“糖没了,糖棍吃吗?”

  

  “算了,”高航摇了摇头。白轲注意到他脸上的巴掌印消了不少,“老方喊你去办公室干嘛了?”

  

  高航指了指自己的脸,“谈了会人生,然后拿来药膏给我涂了点。”

  

  “哦。”白轲点了点头,老方对学生真挺好的,典型的那种刀子嘴豆腐心。

  

  “对了阿轲,”高航从兜里拿出手机,“你怎么把我微信删了啊,我加都加不回来。”

  

  “这个……”白轲还在想该怎么解释,高航又道,“不会是因为不想让我还医药费吧?”他边说边点开了微信的添加朋友,“快加回来,你不让我还就是看不起我。”

  

  “哎,行吧……”白轲叹了口气拿出手机,在高航看不见的角度将他从黑名单里移出来了,两人重新加了好友,高航立马就发了个大吉大利的红包过来。

  

  “夏明杰呢,他不是去找你了吗?”白轲领了红包顺带问了句。

  

  “那傻逼差点在办公室跟我打起来,”高航笑了笑,“他先动的手,现在被老方逮着写检讨了。”

  

  白轲也笑了两声,余光看见彭瑞走了过来,估计是没找到夏明杰。

  

  高航拖了拖夏明杰的桌椅,“他这座位坐着怎么摇摇晃晃的……”

  

  “被我踹多了。”彭瑞坐到了高航后桌,抬脚就往椅子腿上踹了过去,“像这样。”

  

  夏明杰的座椅饱受摧残,椅子又摇晃了两下,成功让高航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我操.你大爷——”高航骂了一声站起身,瞪着彭瑞眼里跟皮卡丘发功似的电闪雷鸣。

  

  “去操,埋在土里呢。”彭瑞双手枕着后脑勺靠在了椅背上,冲着高航挑挑眉很霸道的说了句,“谁让你坐这的。”

  

  高航听着这霸道总裁护娇妻似的一句话,气的整个人吭哧吭哧喘着气,“我他妈坐着你家祖坟了不好意思啊!”

  

  白轲噗嗤一声没忍住笑了,然后整个人被戳中了笑穴似的哈哈哈笑个不停。

  

  笑了没一会儿上课铃就打响了,高航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夏明杰一整个晚自习都没有回教室,估计写个检讨够他抓耳扰腮想好一阵了。

  

  白轲将注意力聚集在语文试卷上,等她将整套试卷做完离下课也不远了。

  

  瓢泼大雨噼里啪啦的下着,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白轲停了笔看向窗外,窗玻璃都被浸染上了一层雾气。

  

  她透过雾气蒙蒙的窗玻璃,隐约看到了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趴在窗台,是自己眼花了吗?白轲用手揉了揉眼睛,再次睁眼时却发现那人影离她越来越近了。

  

  隔着一层窗玻璃与她脸贴脸着,可能真的是眼花了,白轲甚至看到了那人咧到耳根的嘴角,弧度诡异的笑容,和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不知窥视了她多久……

  

  白轲被吓了一大跳,鸡皮疙瘩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她捂住嘴防止自己尖叫出声,整个人不经吓的发起抖来。

上一章 门神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