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花语

囚笼

  33.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谢熠城回到公寓推开卧室那扇门时,迎面而来就是白轲砸过来的一枕头,“我靠你总算回来了啊,约会开心吗?”

  

  “唔。”谢熠城被砸的一声闷哼,他接过往下掉的枕头,看向床上一脸郁闷的白轲,没反应过来的问道,“什么约会呀?”

  

  “你不是拿我手机和游浩说好了吗?”白轲说这话时带着一丝她自己都难以察觉的不爽,“怎么,没去陪他吃饭?”

  

  “没有。”谢熠城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他用左手扯了扯白轲脚上的链条子,翘着嘴角说了句,“我耍他玩的。”

  

  白轲皱了皱眉,“你耍他干嘛?”

  

  谢熠城理直气壮的回了句,“就是看他不爽。”

  

  白轲哦了声,想了想还是劝了句,“下次别这样了,这么耍人家也不太好。”

  

  “唔……”谢熠城也皱起眉,心想我不仅耍了他,还把他绑起来关进地下室了。

  

  不过这话他没敢说出口,谢熠城垂头看向锁住白轲的铁链子,这银晃晃的链条似乎取悦了他,谢熠城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过了几秒他翘起嘴角应了句好。

  

  白轲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这几个小时去干嘛了?我一醒来就没看到你人。”

  

  谢熠城动了动藏在身后的右手,变魔术一样的变出朵纯白色的茉莉花捧到了白轲面前,语气听起来像是向大人邀功的孩子,“白~我去给你买花啦。”

  

  白轲看着眼前冒出来的花,差点没唱出来,“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喜欢么?”谢熠城笑着弯了弯眼睛,一双黑曜石的双眸里亮晶晶的,似是承载着千罗万象的星辰般光彩熠熠。

  

  可惜白轲瞎。

  

  “其实我更喜欢玫瑰……”她别过头抓了抓头发,完全没注意到那人眼中瞬间就黯淡的光芒,“向日葵也不错,籽还能嗑瓜子吃。”

  

  “……”谢熠城紧了紧抓着茉莉花的手指,手上保持着献礼似的动作没动。

  

  白轲见他没搭腔又转过脸,后知后觉的才伸手接过对方手中的茉莉花。

  

  “哈哈……”谢熠城见她接过花突然就很开心的笑出了声,白轲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吓得一激灵,差点把花都丢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谢熠城咧开嘴角,却是抽疯了似的笑个不停,白轲听着他这癫狂的笑声,愣是一句你笑什么都没问出口。

  

  笑了大概一分钟吧,大概也是笑够了,谢熠城闭上嘴止住了笑意,不过嘴角还是意犹未尽的向上翘着。

  

  “我好开心。”他说。

  

  “……”白轲愣了好几秒才缓过神来,说话都有些结巴道,“看、看出来了……”

  

  谢熠城像是没看到白轲脸上莫名其妙的表情,他心情愉悦的扯着白轲脚上的链子晃来晃去,眼睛盯着她手中的花道,“白,你知道茉莉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什么?”白轲下意识问道。

  

  谢熠城抬眼看她,缱绻的语气像是融化的糖果般甜腻,“你是我的。”

  

  他冰凉的手指顺着铁链摸上了白轲脚踝,语气依旧甜的发腻,“你刚才收了我的茉莉花呢……”他又低低的笑了两声,看着白轲时目光灼灼,“白,你属于我了。”

  

  “哈?”白轲一脸智.障儿童的表情,感觉手中的茉莉花不是花,而是块烫手山芋。

  

  谢熠城掷地有声的又重复了遍,“你是我的,你只属于我。”

  

  白轲装作听不清的掏了掏耳朵,“你说什么?耳屎有点多。”

  

  “呵呵……”谢熠城笑了两声,凉丝丝的。

  

  白轲总感觉呵呵是嘲讽的意思,刚想吐槽句流言止于智者,聊天止于呵呵!可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谢熠城堵住了嘴……

  

  我靠,***的又强吻!

  

  白轲被用力推倒在床上,谢熠城凶猛的吻铺天盖地的袭来。她本能的就想挣脱,可这时才感受到了男女力量的悬殊,谢熠城一双手像是铁钳般牢牢钳制着她,无法动弹。

  

  他的吻像是啃西瓜似的乱七八槽,白轲被啃的都要喘不过气来,刚消肿的唇瓣又被可怜的亲破了皮。

  

  白轲下意识就想对他吼一句滚开,可刚张嘴就被谢熠城逮住了机会入侵口腔。

  

  他吻的毫无章法,湿热的舌头就像宣示领土般,在她嘴内一乱通的攻城掠地。

  

  这里是我的。

  舌尖扫过白轲上颚。

  

  还有这里。

  舌尖滑过白轲牙齿。

  

  这里这里这里。

  统统都是我的。

  

  谢熠城闭上眼,浓郁的欲望在他体内汹涌翻滚着,那暴风般的施虐欲以摧枯拉朽的势头开始叫嚣冲撞。

  

  他不想忍了。

  

  〔真想将她拆吃入腹。〕

  

  〔舔遍她的全身上下。〕

  

  〔最好和她融为一体。〕

  

  谢熠城想了想,第一条和第三条不可能会实现,但第二条可以呢。

  

  谢熠城这么想便也这么做了,在她被吻的快窒息时终于松开了嘴。

  

  白轲像是刚被人从水里捞出来般大口呼吸着,她的身体都有些发软,可当谢熠城的手指伸向她布料下的肉体时,白轲整个人又像是被电到了般僵硬起来。  

谢熠城湿热的唇瓣接触上她肌肤的那一刻,身体像是有一道电流滑过,麻酥酥的感觉以敏感的脊髓为起点蔓延至四肢百骸。

  

  惊的白轲在床上一个鲤鱼打挺就直起来身子,谢熠城也受惊了似的抬眼看她,白轲第一次在他毫不遮掩时看清了他那双眼睛的情绪,那双黑色瞳孔中的漩涡深沉而疯狂。

  

  白轲不受控制的打了个激灵,触电似的感觉还在体内久而不散。脑子里乱哄哄的,嘴唇也是隐隐作痛,白轲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抬手就恶狠狠的甩了谢熠城一巴掌。

  

  一声清脆的响声回荡在这不大的空间,谢熠城被扇的偏过头,白净的脸上瞬间就一片红肿。

  

  那力度挺大的,至少白轲一巴掌打完时掌心发麻了,谢熠城脸颊处也多了个鲜明的巴掌印。

  

  既然打都打了那干脆就狠下心来,白轲也不想马后炮的再去关心一句你没事吧。她冷下脸来看着谢熠城愣神的侧脸,“这不是第一次了,我说过你不可以随便亲我,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话?”

  

  白轲揉了揉自己发红的掌心,忍住想摸摸他脸的冲动,继续冷冰冰道,“谢熠城,你这种行为挺让我反感的,我对你真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

  

  白轲口中的这种行为不光是指谢熠城强吻她,还有他擅自删除自己微信中的好友,除了游浩被加回来之外,不止高航还有好几十个她列表中的联系人不见踪影。

  

  对于谢熠城这极端的占有欲,白轲内心是无比崩溃的。

  

  她又低头看了眼脚上的锁链。我靠,真TM接受不了。

  

  白轲像是被辣到眼睛般扭头看向窗外,好半天才又回过头,看着他瓮声瓮气道,“你钥匙呢,快把这链子解开!”

  

  谢熠城像是听到这话才回过神来,他克制住在心头四处乱窜的欲念,脸颊处的咬合肌上提,拉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钥匙丢了。”他慢吞吞的扯了个谎。

  

  “你当我瞎么。”白轲侧过脸看向谢熠城裤腰处挂着的东西,没忍住伸手指了指,“这是什么?”

  

  “唔……”谢熠城顺着白轲手指的方向低下头,目光看见那串明晃晃的钥匙后,他似乎有些谎言被当场拆穿的不好意思,抬手抓了抓头发然后将钥匙扯了下来。

  

  就在白轲以为他要给自己开锁时,谢熠城却又起身走到了窗帘处。他咧着嘴角对白轲露出个玩味的笑容,随后在她疑惑的视线中拉开窗户,将那串钥匙毫不犹豫的抛出了窗外。

  

  白轲瞪了瞪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钥匙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迅速向下坠落,又眼睁睁的看着谢熠城若无其事的走了回来。

  

  “真丢了。”谢熠城无所谓的笑着,那恶劣的笑容看的白轲一阵心肌梗塞。

  

  如果说她刚才还在为打了谢熠城一巴掌的事情而过意不去,那她现在是气的真想给他另一边没肿的脸再来一巴掌。

  

  什么鬼铁砂掌如来神掌降龙十八掌,最好接二连三的全往他脸上呼噜过去。

  谢熠城自动忽略了白轲脸上咬牙切齿的表情,他咧着嘴角来到她面前,凑近在她耳边轻轻道,“白,我好想锁你一辈子。”

  

  “呵呵。”白轲嗤笑了声,毫不客气的将肩膀处靠过来的脑袋推开,“滚蛋。”

  

  她并不讨厌谢熠城,但真挺受不了他这种做法还有动不动就发疯似的毛病。

  

  谢熠城却厚着脸皮非但不滚,反而还一把抱住了她的小腿,似是怕白轲再次把他踢下床般,脑袋抵在她的膝盖上娇嗔道,“不滚不滚嘛,白好坏哦。”

  

  “……”你这么嗲是和杨倩学的吗?

  

  白轲一阵黑线的看着那颗黑色的脑袋,她深吸两口气,轻轻扯着他的头发将他脸推开,“我哪坏了,我有把你锁起来吗?”

  

  谢熠城抬眼看她,一双黑眸湿漉漉的,他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要说,却自知理亏又什么也没说出口。

  

  白轲本来还想教育他几句,可瞥见他脸颊上通红的巴掌印,叹了口气又有些愧疚,“抱歉,我也不是故意打你的,就一时没控制住……”

  

  “白,你不用跟我道歉。”谢熠城很快就接口道,“一巴掌换一个吻,这买卖挺划算的。”他毫不在意的摸了摸被打的脸颊,勾勾嘴角朝白轲露出个痞气十足的笑容。

  

  “噗。”白轲被他这副流氓相震惊到了,没忍住在他头上拍了几下子,“还买卖呢,你不去做生意真是可惜了。”

  

  流氓少年又笑了笑没有说话。

上一章 捆绑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