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捆绑

囚笼

  “人不可貌相……”

  

  游浩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人五花大绑时,看着眼前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么一句话。

  

  对方长的眉清目秀,一看就像个遵纪守法的五好青年,却做出绑架他人这种违法乱纪的缺德事。

  

  “脑子还挺灵光。”那人身上穿着工作服,正是之间在餐厅给游浩倒酒的服务生,“看来那二锅头也不够上头啊,这么快就让你清醒过来了。”

  

  “呵呵……”游浩皮笑肉不笑,喝个酒都会被人下.迷.药,他还真想一榔头锤上这人脑袋,可事实却是他整个人被捆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脖子被一根又长又粗的绳索套住,两臂也被反剪绕到背后。

  

  “这么绑着我干嘛,打算跟我玩情趣游戏吗?”游浩动了动身子,却感觉脖颈处的绳子越勒越紧,他立即就停止了挣扎,转而打量起这所封闭式的房间,嗤笑两声就脱口而出一句,“你不会是个抖S吧?”

  

  “什么意思?”服务生听着这话一愣,显然是没料到被人绑架了,这位公子哥还有心思开玩笑。

  

  “我说你啊……”游浩放松身子躺到了椅子上,“又是给我下药,又是关小黑屋的,还把我捆绑成这样……”他说话的声音一顿,吹了个极轻的口哨道,“不是抖S,那你绑架我的目的是什么?”

  

  服务生反应过来后笑了笑,明白游浩是在套话之后,刚想警告他两句,就听见身后的铁门响起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游浩警惕的看向声源处,一个身形瘦削的黑发少年推门走了进来,他左手提着个小黑箱,脸上戴着个医用口罩,虽然看不到他的全脸,但游浩对上少年那双阴冷的黑眸,还是毫不犹豫喊出了声,“谢熠城?”

  

  “哈……”戴着口罩的少年一愣,眯了眯眼似乎不太开心,“不好玩,怎么这么快就认出来了。”

  

  游浩看着他那双杀气腾腾的眼睛,心想你要是再带个墨镜我就认不出了。

  

  “其实我刚才在门外偷听了下……”谢熠城摘下了脸上的口罩,在距游浩一米远的位置停了下来,“我好像听见你在说什么抖S?”

  

  抖S是虐待狂的意思,指一个人有严重的施虐倾向,喜欢在绑架与伤害他人中获得快感,而抖M则刚好相反。

  

  谢熠城将手中的黑箱子放到地上,打开来开里面陈设的全是寒光闪闪的刀具,“我最喜欢施虐了,你会是我的抖M吗?”

  

  “不、不是。”游浩被吓了一跳,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他下意识就想挣脱开束缚自己的绳索,结果越挣扎勒的越紧,差点让他喘不过气来。

  

  “不是么,那还挺遗憾的。”谢熠城皱了皱眉似乎觉得可惜,不过那股情绪很快就被厌恶所替代,“我最讨厌你这种人了,跟我爸一样……就是个欺骗感情的渣男。”

  

  游浩一愣,对于这种没头没尾的话下意识就反驳了一句,“我哪渣,我是骗你感情了吗?”

  

  “呵……”谢熠城笑了一声没有回话,他转头看向身后穿着工作服的青年,指着游浩抱怨道,“越泽,他总是想抢我的东西,我好讨厌他啊,你也一样对不对?”

  

  “嗯。”被叫做越泽的青年点了点头,如果白轲看见了他这张眉清目秀的脸之后,赫然就会认出来——这个人就是最开始在小巷怂得不行的抢劫犯。

  

  “那我们要不要惩罚他呢?”谢熠城虽是这么问着,但手却迅速伸进箱子,准确的从中挑了一把十五厘米长的剔骨刀。

  

  银色的刀面映出游浩那脸惊恐的表情,谢熠城像是被取悦到一样的咧开嘴角。

  

  挖出你的眼球,你就不能再看着她了。

  剁碎你的耳朵,你就不能再听见她了。

  割下你的舌头,你就不能对她说话了。

  砍断你的手臂,你就不能再拥抱她了。

  挑断你的脚筋,你就不能再靠近她了。

  

  那咧开的笑容残忍到近乎嗜血,锋利的刀尖直刺游浩那双瞪大的琥珀色眼球。

  

  “啊咧?”谢熠城的手腕被人及时扼住,尖锐的刀刃从眼皮处擦过去,他有些迷惘的看着吓得双眼禁闭的游浩,眨了眨眼又看向阻止他动作的那个人。

  

  “越泽,你这是干嘛?”谢熠城皱紧眉头,很不满意他的这番举动。

  

  “我这是为你好。”越泽夺过他手中冰冷的剔骨刀,“你不能杀了他。”

  

  “凭什么?”谢熠城脸上的笑容都扭曲起来,“我想杀就杀,也要你管?”

  

  越泽还没来得及劝说什么,被绑在椅子上与眼瞎擦肩而过的游浩就出声道,“谢熠城,你母亲还在监狱呢,你也想被关进去?”

  

  这句话就像是点燃炸.药的导.火索,谢熠城脑中的那根弦瞬间就断裂开来,“你调查我,是不是?”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游浩琥珀色的眼睛冷的像冬夜寒泊,“你觉得白轲会喜欢一个杀人犯吗?”

  

  越泽旁观着他俩的对峙,一言不发的将剔骨刀收了起来。保险起见将那个装着刀具的黑箱子也上了锁。

  

  提及白轲,谢熠城那一脸扭曲的神情正常不少。他修长的手指扼住游浩下颚,指甲在他的唇瓣上重重刮着。

  

  “你说的话没有一句我爱听的……”谢熠城的声音轻柔的近乎古怪,“这嘴巴还是不要说话了,堵住怎么样?”

  

  游浩的嘴唇很快就被刮破一层皮,他被痛感刺激的紧紧抿住嘴,谢熠城从兜里摸出之前戴过的口罩,紧掐着游浩下巴逼迫他张开嘴,然后将口罩揉成团塞进了他嘴里。

  

  “嘘,这样安静多了。”

  

上一章 危险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