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碍眼

囚笼

24.碍眼

  

  白轲破天荒的没在这节下课看见谢熠城,她还特别留意了一下教室走廊,窗外同学来来往往,可却迟迟没有出现谢熠城倚在栏杆上的身影。白轲松了口气,收回放在窗外的视线,看来她说的话谢熠城还是听进去了的,至少这节课没有再过来找她了。

  

  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都是自习,白轲心不在蔫的做着练习题。每月一次的模拟考即将如约而至,而且高三下学期就要高考了,按理说应该是紧张的学习氛围,可白轲所在的班级却没有任何紧张感,自习课上依旧是同学之间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完全无视了在讲台上守纪律的老师。

  

  白轲虽然没有考大学的打算,但成绩上还是要给任课的老师交个差,如果考不好那她以前闯祸的几个记过就要被老方追究了。所以白轲想要静下心来认真学习,可她身边却总是恬躁个不停,上个自习课感觉就跟开茶话会一样,班上同学吵的都炸开了锅。

  

  白轲甚至都觉得在这样的氛围下,她要是摊开试卷做几个题目,说不定在同学眼中看来会像个神经病。白轲这样想着干脆直接把试卷扔到一边,跟夏明杰几个鬼混了起来。

  

  她所读的是一所普通高中,校风并不是很好,但高三这个年级至少不会出现白轲所在班级的情况,上课在纪律老师守着的情况下睡觉的睡觉,玩手机的玩手机,跟同学说笑的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甚至还有拿出扑克牌光明正大玩斗地主的,完全将高考和纪律视而不见,熟视无睹。

  

  而谢熠城那个班级的氛围就要好些,至少在自习课上想讲话的同学都会偷偷摸摸的。见班上并没有要起哄捣乱的学生,班主任便守在讲台上忙着自己的事情。

  

  谢熠城垂着脑袋,手指在抽屉里捣鼓着什么,他手中的东西只有硬币大小,那是一个微型针孔摄像头,该怎样才能悄无声息的监控至白轲身边呢,谢熠城全神贯注的思考着,直到下课铃打响才恍然回过神。

  

  讲台上的老师并没有宣布放学,但谢熠城听见下课铃响就已经起身,推开后门径直离开了教室。大概是第一次见这么明目张胆的学生,班主任张了张嘴想要喊住他,一时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谢熠城站在校门口等白轲放学,他的脚步停在梧桐树的绿荫下,眼神放空无意识的看向前方。他脑中思绪万千,有好几次他都看到了白轲和其他人欢声笑语的样子,那时候的她眉眼弯弯,面带笑意。

  

  谢熠城的眸光暗了暗,那是他第一次觉得白轲的笑很碍眼,原来她的笑也会如此让他反感和心生厌恶。而那个和白轲说说笑笑的男同学,就更加碍眼了。

  

  真是可恶啊,想把她囚禁起来,只对着我笑,只有我一个人能触碰。

  

  谢熠城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校门口渐渐多起来的人,直到他在熙熙攘攘的离校学生中看见了白轲的身影,他冷着张脸的表情才终于有了变化。谢熠城敛了敛眼眸,压下心底翻滚着的怒气。

  

  其实他已经很克制自己的脾气了,可每当看见白轲和除他之外的人亲密相处着,谢熠城就克制不住的从脑海中滋生着极端病态的想法。想把靠近你的人都通通杀掉,可是想到杀掉他们你可能会伤心,我不想看到你伤心,但一想到你会为别人而伤心,我就更加抓狂的控制不住自己了。

  

  谢熠城咧开嘴角,眼神阴郁的看向白轲所在的位置。该怎么形容他眼中的世界呢?就好像除了白轲所有人的模样都是黑白的,他们的轮廓在他眼中都是模糊不清的,却因为白轲的存在谢熠城不得不注意起了在她身边的其他人。

  

  凡是任何想要靠近白轲的事物都被重新涂抹上了色彩,他眼中的世界原本是黑白一片,目之所及却全都因为白轲而不再单调。那些人的影像在谢熠城眼中逐渐清晰,像给黑白照片上色一样慢慢增添了色彩。

  

  谢熠城注意到白轲身边的女同学和她勾肩搭背的走在一起,那女生像树袋熊一样的挽着白轲手臂,她的嘴唇一张一合不停的在说些什么,说完了还时不时用脸颊蹭蹭白轲的肩,那样子感觉就像考拉抱着树了。

  

  谢熠城的眼神明显更加阴郁,而白轲就在这时看见了站在树荫下的少年。他穿着和白轲一样的蓝白校服,修长的身形搭配着直筒牛仔裤,梧桐树叶被风吹的飒飒晃动,撩起了谢熠城额前的黑发。

  

  这样的他想要不引起女生注意都难,白轲看到他时心脏沉了沉,再次缓过神来就看见谢熠城已经抬腿朝她走来。

  

  谢熠城的脸色有些许怪异,他咧着嘴角伸手扯过白轲,将杨倩还挽着她的手一把甩开,“抱歉学姐,我找她有点事。”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不太礼貌,谢熠城道了句歉解释道。他朝着脸色微变的杨倩笑了笑,然后拉着白轲衣袖拽着她到了一边。

  

  谢熠城的脸色看上去很郁闷,“白,你不要总是让别人靠你那么近,好不好?”他用的是祈求似的语气,可白轲却没来由的窝火。谢熠城要是用强硬的态度命令她不许和其他人接触,白轲还能怼两句你管我这么多干嘛,可他这种唯唯诺诺的说话方式,让白轲根本就找不到发泄点。

  

  “人家是女孩子,你也介意吗?”她叹了口气,瞧着谢熠城吃醋的脸色很是无奈,这小子醋劲也太大了吧,成天跟个被打翻了的醋坛似的。谢熠城明显有话要说,可这时却好巧不巧有人叫住白轲,她一回过头就看见穿着球衣的彭瑞冲她招了招手,而夏明杰已经抱着篮球朝这边走了过来。

  

  “阿轲,杨倩让我提醒你周末的聚会别忘了。”杨倩刚才约着美妆师急匆匆的先走了,彭瑞将她所托的话转述给白轲。

  

  夏明杰一过来就抬手搭住谢熠城的肩,一手抱着篮球一手拍了拍谢熠城的背,“小兄弟,你也过来一块儿玩啊。”

  

  谢熠城很不客气的甩开了夏明杰搭在他肩上的手,脸上的神情说不出来是嫌弃还是什么,“别碰我。”他的声音很冷,夏明杰瞧他这表情明显就是嫌弃自己了,他还故意似的又抬手拍了拍,谢熠城脸色明显更加不爽了。

  

  他烦躁的拍开了夏明杰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别拍我肩。”语气冷漠的又强调了一句,“也别拍我背。”

  

  “靠。”夏明杰也被他这态度搞得恼火,他气愤的把手收了回来,将篮球扔在地上解气似的拍了几下,嘴里嘀咕道,“阿轲真是给你惯的,碰下都不行。”

  

  夏明杰接过从地面弹起的篮球,转过身勾住了彭瑞肩膀,“你看瑞哥一个八尺男儿都随便我碰。”夏明杰似是为了证明,一双手不停往彭瑞身上摸,肩膀,后背,脖颈,锁骨……甚至还撩起彭瑞的球衣,往里抚摸了进来。

  

  白轲:“gay里gay气。”

  

  谢熠城:“…………”

  

  “瑞哥身材真好,腹肌都是八块的。”夏明杰摸着由衷感慨了句,等等……八块腹肌?

  

  “……卧槽你怎么练出来的八块,我练了这么久都只有六块!?”夏明杰不信邪似的又摸了几把,确定彭瑞下腹多出来的那两块腹肌是真的后,心态彻底崩了。

  

  “摸够了吗,还不住手。”彭瑞感觉全身都被他摸了个遍,忍无可忍的抓住夏明杰快要扒他裤子的手,一记爆栗就扣在了他头顶,彭瑞红了红脸嘲讽道,“八块腹肌就别想了,你这菜鸟体质练不出来的。”

  

  “我靠,你tm才菜鸟。”夏明杰怒了,反手抓住彭瑞敲他脑袋的手指,却被他仗着身高优势很轻松的挣脱开。一米八五的彭瑞要比夏明杰高上五厘米,他直接锁住夏明杰后颈,拖着他就往前走了好几步,“磨叽啥呢,兄弟几个还在球场等着,还不快走。”

24.碍眼

  

  白轲破天荒的没在这节下课看见谢熠城,她还特别留意了一下教室走廊,窗外同学来来往往,可却迟迟没有出现谢熠城倚在栏杆上的身影。白轲松了口气,收回放在窗外的视线,看来她说的话谢熠城还是听进去了的,至少这节课没有再过来找她了。

  

  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都是自习,白轲心不在蔫的做着练习题。每月一次的模拟考即将如约而至,而且高三下学期就要高考了,按理说应该是紧张的学习氛围,可白轲所在的班级却没有任何紧张感,自习课上依旧是同学之间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完全无视了在讲台上守纪律的老师。

  

  白轲虽然没有考大学的打算,但成绩上还是要给任课的老师交个差,如果考不好那她以前闯祸的几个记过就要被老方追究了。所以白轲想要静下心来认真学习,可她身边却总是恬躁个不停,上个自习课感觉就跟开茶话会一样,班上同学吵的都炸开了锅。

  

  白轲甚至都觉得在这样的氛围下,她要是摊开试卷做几个题目,说不定在同学眼中看来会像个神经病。白轲这样想着干脆直接把试卷扔到一边,跟夏明杰几个鬼混了起来。

  

  她所读的是一所普通高中,校风并不是很好,但高三这个年级至少不会出现白轲所在班级的情况,上课在纪律老师守着的情况下睡觉的睡觉,玩手机的玩手机,跟同学说笑的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甚至还有拿出扑克牌光明正大玩斗地主的,完全将高考和纪律视而不见,熟视无睹。

  

  而谢熠城那个班级的氛围就要好些,至少在自习课上想讲话的同学都会偷偷摸摸的。见班上并没有要起哄捣乱的学生,班主任便守在讲台上忙着自己的事情。

  

  谢熠城垂着脑袋,手指在抽屉里捣鼓着什么,他手中的东西只有硬币大小,那是一个微型针孔摄像头,该怎样才能悄无声息的监控至白轲身边呢,谢熠城全神贯注的思考着,直到下课铃打响才恍然回过神。

  

  讲台上的老师并没有宣布放学,但谢熠城听见下课铃响就已经起身,推开后门径直离开了教室。大概是第一次见这么明目张胆的学生,班主任张了张嘴想要喊住他,一时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谢熠城站在校门口等白轲放学,他的脚步停在梧桐树的绿荫下,眼神放空无意识的看向前方。他脑中思绪万千,有好几次他都看到了白轲和其他人欢声笑语的样子,那时候的她眉眼弯弯,面带笑意。

  

  谢熠城的眸光暗了暗,那是他第一次觉得白轲的笑很碍眼,原来她的笑也会如此让他反感和心生厌恶。而那个和白轲说说笑笑的男同学,就更加碍眼了。

  

  真是可恶啊,想把她囚禁起来,只对着我笑,只有我一个人能触碰。

  

  谢熠城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校门口渐渐多起来的人,直到他在熙熙攘攘的离校学生中看见了白轲的身影,他冷着张脸的表情才终于有了变化。谢熠城敛了敛眼眸,压下心底翻滚着的怒气。

  

  其实他已经很克制自己的脾气了,可每当看见白轲和除他之外的人亲密相处着,谢熠城就克制不住的从脑海中滋生着极端病态的想法。想把靠近你的人都通通杀掉,可是想到杀掉他们你可能会伤心,我不想看到你伤心,但一想到你会为别人而伤心,我就更加抓狂的控制不住自己了。

  

  谢熠城咧开嘴角,眼神阴郁的看向白轲所在的位置。该怎么形容他眼中的世界呢?就好像除了白轲所有人的模样都是黑白的,他们的轮廓在他眼中都是模糊不清的,却因为白轲的存在谢熠城不得不注意起了在她身边的其他人。

  

  凡是任何想要靠近白轲的事物都被重新涂抹上了色彩,他眼中的世界原本是黑白一片,目之所及却全都因为白轲而不再单调。那些人的影像在谢熠城眼中逐渐清晰,像给黑白照片上色一样慢慢增添了色彩。

  

  谢熠城注意到白轲身边的女同学和她勾肩搭背的走在一起,那女生像树袋熊一样的挽着白轲手臂,她的嘴唇一张一合不停的在说些什么,说完了还时不时用脸颊蹭蹭白轲的肩,那样子感觉就像考拉抱着树了。

  

  谢熠城的眼神明显更加阴郁,而白轲就在这时看见了站在树荫下的少年。他穿着和白轲一样的蓝白校服,修长的身形搭配着直筒牛仔裤,梧桐树叶被风吹的飒飒晃动,撩起了谢熠城额前的黑发。

  

  这样的他想要不引起女生注意都难,白轲看到他时心脏沉了沉,再次缓过神来就看见谢熠城已经抬腿朝她走来。

  

  谢熠城的脸色有些许怪异,他咧着嘴角伸手扯过白轲,将杨倩还挽着她的手一把甩开,“抱歉学姐,我找她有点事。”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不太礼貌,谢熠城道了句歉解释道。他朝着脸色微变的杨倩笑了笑,然后拉着白轲衣袖拽着她到了一边。

  

  谢熠城的脸色看上去很郁闷,“白,你不要总是让别人靠你那么近,好不好?”他用的是祈求似的语气,可白轲却没来由的窝火。谢熠城要是用强硬的态度命令她不许和其他人接触,白轲还能怼两句你管我这么多干嘛,可他这种唯唯诺诺的说话方式,让白轲根本就找不到发泄点。

  

  “人家是女孩子,你也介意吗?”她叹了口气,瞧着谢熠城吃醋的脸色很是无奈,这小子醋劲也太大了吧,成天跟个被打翻了的醋坛似的。谢熠城明显有话要说,可这时却好巧不巧有人叫住白轲,她一回过头就看见穿着球衣的彭瑞冲她招了招手,而夏明杰已经抱着篮球朝这边走了过来。

上一章 嗲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