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老方

囚笼

  22.老方

  

  “阿轲,杨倩她凶我——”夏明杰委屈,悄咪咪的找自己同桌诉苦。

  

  白轲闻言笑了笑,摸摸他的脑袋敷衍了句,“摸摸头哦,不哭不哭。”

  

  “靠。”夏明杰乐了,拍开白轲呼噜自己头发的手,“谁哭了,你这摸狗头呢。”

  

  “你啊,没被人家凶哭?”白轲回头看了眼杨倩,她正对着美妆镜擦着自己的脸。

  

  白轲其实不太理解她这种下课后前八分钟化妆,后两分钟卸妆的行为,反正一到上课好不容易画好的妆就要全部卸掉,杨倩这是单纯嫌自己化妆品多吗。

  

  上课铃还没打响,班主任就提前两分钟进了教室,白轲看了眼讲台上的老师,对着还在自顾自照镜子的杨倩提醒道,“老方进教室了,快把你桌上的化妆品收起来。”

  

  杨倩抬头看了一眼,随即动作迅速的将美妆镜揣到了自己兜里,将桌上的化妆工具一股脑扔进包里之后,翻出班主任上课时要用的练习册,装模作样的做了起来。

  

  一系列动作完成之熟练让目睹全程的彭瑞看着直咋舌。杨倩撩了撩耳边的发丝,眨眨眼对白轲轻声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

  

  啊对了,这节语文课的教职老师他姓方,是白轲班的班主任。同学都亲切的称呼他为老方,不只是因为他姓方,还因为他那张标准的国字脸,老方老方了。

  

  乍一看还以为他人挺和蔼可亲的,可那也只是乍一看而已。老方是一个中年大叔,年纪比较大可脾气却不小,凡事有任何势头想要兴风作浪的学生,老方都会火眼金睛的快速揪出来,一顿骂骂咧咧的严格教育,把学生使坏的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所以白轲班上的同学即使再皮,也都会聪明的忍着不在老方的课堂上搞名堂,但要是到了其他任课老师的课堂上,那就一个个都闹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了。

  

  白轲也不是什么好学生,迟到捣乱常有的事,但她的成绩在这个班里,却稳妥妥的每次都能进全班前十。就因为这样,老方才常常为白轲这样的学生感到头疼,明明成绩不错,在学习上也愿意上心,可偏偏就是不听老师的话。白轲就是属于那种你让她往东,她偏要往西的倔性子。

  

  老方为此找过她谈人生好几次,可每次的结局都是不欢而散。那边老方还在婆婆妈妈的碎碎念,这边白轲已经是左耳进右耳出。她有一项神奇的技能,凡是任何不想去听的东西,一概不会跑入她的脑海。

  

  午后的课程很容易让人犯困,老方拿着根教鞭在讲台上不厌其烦的拍打,企图拍醒课堂上那些昏昏欲睡的同学。

  

  白轲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听着老方讲课,时不时拿起笔认真写下几个笔记。

  

  老方授课讲解的非常详细透彻,不怕学生听不懂,就怕学生不去听。夏明杰就是属于明明听得懂却压根不去听的那类人。

  

  他半死不活的趴在课桌上,感觉眼皮处一阵沉重,睡意波涛汹涌的向他袭来,他卖力的睁了睁眼,抬眸看向窗外的天空。

  

  午后的太阳是慵懒的,照耀在人的身上,感觉整个人都跟着慵懒起来。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让人想睡觉。

  

  这是他睡意朦胧间唯一的意识,然后他眼皮一翻,倒头沉沉的鼾睡了过去。

  

  就在夏明杰呼呼大睡美梦香甜的时候,猝不及防坐着的椅子被人狠狠一踢,还伴随着桌椅与地面碰撞发出的呲呲声,震的他当场就醒了过来对着身后怒吼,“cnm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彭瑞你tm的踹个jb!!你有种再踹下老子椅子试试!!”

  

  夏明杰有很严重的起床气,他怒不可歇的朝着彭瑞大吼,可是刚吼完他就后悔了,操蛋的他好像忘了现在还在上课,更操蛋的现在上的还是班主任的课!

  

  夏明杰的身体当场就凉了半截,他已经可以想象到老方跟他爸打小报告时的语气,甚至还想象到了他爸拿着竹鞭往他腿上一顿猛抽的情形。夏明杰双腿下意识的抖上三抖,而对面的彭瑞明显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脸上的表情臭的跟不小心吃了屎一样。

  

  他咬牙看了眼夏明杰,听着他骂的那几句脏话,接着表示自己有种的又用力一脚踹了过去,直接就把夏明杰踹回了老方面前。

  

  “去你妈的你好自为之。”

  

  彭瑞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后方低低传来。班上的气氛此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大家都很默契的屏气凝神,默不作声的看着热闹。

  

  夏明杰一转身就看见了眼前一张标准的国字脸,一字眉,眯眯眼,嘴唇右边还长着一颗痣,配在老方的脸上简直就是画龙点睛。

  

  “夏明杰你要上天是不是!?上课睡觉就算了,你知不知道你睡觉还打鼾啊?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啊?睡个觉被同学弄醒了你还发脾气是吧?还当着我的面讲脏话骂同学是吧?你这么豪橫要上天了是不是啊,又要我打电话请你爸过来一趟是不是啊?夏明杰你说你是不是啊?”

  

  老方的情绪激昂慷慨,对于夏明杰这种上课睡觉逃学打架,三番两次并且死性不改的行为,老方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也懒得跟夏明杰讲什么大道理,直接粗着嗓子就沉声怒吼,吼得他一时半会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老方一连串的话语像是霹雳弹珠般啪啪作响,每说一句是不是啊的时候都会拿着他那把教鞭拍在夏明杰桌前,沉闷的响声就好像拍在夏明杰心尖尖上。

  

  “不是不是——”夏明杰回过神后狂甩头,那频率会让人误以为他得了癫痫。

  

  “老方您行行好就别请我爸过来了,我保证下次上课再也不睡觉了。”夏明杰伸出四根手指放在胸前,完了怕不可信又信誓旦旦的补充一句,“真的。”

  

  老方明显不信,又开口霹雳扒拉道,“你要是不想我跟你爸告状,你就给我安分点别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上次你跟人打架我要你写的检讨书呢?都这么久了你到现在都还没给我?你现在还是上学的年纪,别没事一天到晚整些没用的……”

  

  老方又喋喋不休的碎碎念,唾沫星子喷了夏明杰一脸,他实在忍受不了的别过头去,打断老方念佛经似的架势,礼貌的出声道,“报告老师,您说的话我都记住了,麻烦您不要再对我吐唾沫了,怪浪费口水的。”

  

  老方:“………”

  老方一连串的话语像是霹雳弹珠般啪啪作响,每说一句是不是啊的时候都会拿着他那把教鞭拍在夏明杰桌前,沉闷的响声就好像拍在夏明杰心尖尖上。

  

  “不是不是——”夏明杰回过神后狂甩头,那频率会让人误以为他得了癫痫。

  

  “老方您行行好就别请我爸过来了,我保证下次上课再也不睡觉了。”夏明杰伸出四根手指放在胸前,完了怕不可信又信誓旦旦的补充一句,“真的。”

  

  老方明显不信,又开口霹雳扒拉道,“你要是不想我跟你爸告状,你就给我安分点别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上次你跟人打架我要你写的检讨书呢?都这么久了你到现在都还没给我?你现在还是上学的年纪,别没事一天到晚整些没用的……”

  

  老方又喋喋不休的碎碎念,唾沫星子喷了夏明杰一脸,他实在忍受不了的别过头去,打断老方念佛经似的架势,礼貌的出声道,“报告老师,您说的话我都记住了,麻烦您不要再对我吐唾沫了,怪浪费口水的。”

  

  老方:“………”

上一章 想你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