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玩具

囚笼

  20.玩具

  

  到了酒吧之后,谢熠城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他跟在白轲身后臭着张脸,一副和这里苦大仇深的样子。

  

  白轲让谢熠城在吧台前等她,自己先去找酒吧经理结算工资。等到她拿着卡里多出来的钱,在约好的地方跟谢熠城碰面之后,却意外在吧台不远处看见了游浩的身影。

  

  游浩也看到了吧台前的白轲,他依旧笑嘻嘻的对她扬起嘴角,但并没有像以往那几次缠了过来,而是笑着又搂过他身旁的金发女郎,咬着她的耳朵和她窃窃私语着什么。

  

  白轲出于好心本来还想关心下游浩的伤势,但见他美人在怀估计身体也没什么大碍。他怀中搂着的那个金发女郎是他女朋友吧,白轲不由内心唾弃,对游浩这种已有对象还勾三搭四的行为极其不齿。

  

  她扯着嘴角看了游浩半晌,耳边冷不丁响起谢熠城的声音,他伸手拽了拽白轲衣袖,咬牙道,“别看了。”

  

  “怎么了?”白轲被他那幽冷的声音吓了一跳,回过神见谢熠城阴沉着脸,眼神冷若冰霜,“白,你不要看他。”

  

  而对面的游浩压低声音向蒂娜介绍着,“在那边,你看到了吗,那个就是人狠话不多的谢熠城。”

  

  顺着游浩的视线看过去,蒂娜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做工精致的芭比娃娃,男版的那种。

  

  游浩偷偷打量着谢熠城,不由打了个莫名其妙的比方,“你觉不觉得他的反应很奇怪,就好像我要抢他什么玩具一样?”

  

  谢熠城的眼神看上去警惕极了,莫名就让游浩觉得自己是个要抢他玩具的坏人,而白轲就是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玩具。

  

  游浩戏谑的扬起嘴角,其实他并不介意扮演一个坏人的角色,相反对于这种事情他还非常饶有兴趣。游浩毫不掩饰的将视线再次投向白轲,眼底的恶趣味显而易见。

  

  他的眼睛在霓虹灯光下忽明忽暗,可他眼底闪烁着的光芒,似乎对于即将到来的恶作剧乐此不疲。

  

  谢熠城的眼神明显冷了又冷,他一双黑眸阴沉沉的,眸光之中满是森冷。

  

  闭上你的眼,谁允许你看她的……

  

  可恶,你的身边明明已经有人了,为什么还要来抢我的东西?

  

  “她是我的,是我的……”

  

  谢熠城不受控制的呢喃出声,明明是幽冷的声音,却似乎带着些孩子气。仿佛是小孩被大人故意讨要心爱的玩具时,将怀中的玩具抱得更紧了,歪着头说出“不好”俩字。

  

  “你在嘀咕什么呢?”白轲疑惑的皱眉,谢熠城用力扯了扯她的衣袖,他的声音听上去喑哑无比,“没什么……白,我困了,我们快回家吧。”他半阖着眼睛,说完也不管白轲的反应,拽着她的衣袖转身就走。

  

  “欸——熠城你别拽我衣袖子啊,我衣服都快被你扯下来了。”白轲脚步踉跄了一下,看着自己的袖子被拉长了好大一截,也只好脚步匆匆跟上他走路的节奏。

  

  ……

  

  注视着他们转身离开的背影,游浩眉头一皱,却没有要起身阻拦的意思。蒂娜靠过来搂上了游浩的肩,她的语气听上去意味不明,“白轲走了,你不去追?”

  

  游浩摸了摸鼻梁上的鼻钉,“我赶着追上去找揍吗?”他收回放在谢熠城身上的视线,转而将身上温香软玉的女郎抱个满怀。

  

  蒂娜咬了咬唇,靠在游浩身上把玩着手中的红酒杯,漫不经心的呢喃道,“她身边的那个男孩子,好像很喜欢她啊……”

  

  “这样才更有意思。”游浩闷哼一声,就是因为谢熠城那病态般的喜欢,才会让他更加想去招惹白轲……

  

  那家伙的反应实在是太不对劲了,等到他哪一天真的把谢熠城给惹毛了,游浩才意识道,什么叫No zuo no die。

  

  蒂娜啧了一声,瞧着嬉皮笑脸的游浩,没来由的想起一句话,你这是在搞事。  20.玩具

  

  到了酒吧之后,谢熠城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他跟在白轲身后臭着张脸,一副和这里苦大仇深的样子。

  

  白轲让谢熠城在吧台前等她,自己先去找酒吧经理结算工资。等到她拿着卡里多出来的钱,在约好的地方跟谢熠城碰面之后,却意外在吧台不远处看见了游浩的身影。

  

  游浩也看到了吧台前的白轲,他依旧笑嘻嘻的对她扬起嘴角,但并没有像以往那几次缠了过来,而是笑着又搂过他身旁的金发女郎,咬着她的耳朵和她窃窃私语着什么。

  

  白轲出于好心本来还想关心下游浩的伤势,但见他美人在怀估计身体也没什么大碍。他怀中搂着的那个金发女郎是他女朋友吧,白轲不由内心唾弃,对游浩这种已有对象还勾三搭四的行为极其不齿。

  

  她扯着嘴角看了游浩半晌,耳边冷不丁响起谢熠城的声音,他伸手拽了拽白轲衣袖,咬牙道,“别看了。”

  

  “怎么了?”白轲被他那幽冷的声音吓了一跳,回过神见谢熠城阴沉着脸,眼神冷若冰霜,“白,你不要看他。”

  

  而对面的游浩压低声音向蒂娜介绍着,“在那边,你看到了吗,那个就是人狠话不多的谢熠城。”

  

  顺着游浩的视线看过去,蒂娜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做工精致的芭比娃娃,男版的那种。

  

  游浩偷偷打量着谢熠城,不由打了个莫名其妙的比方,“你觉不觉得他的反应很奇怪,就好像我要抢他什么玩具一样?”

  

  谢熠城的眼神看上去警惕极了,莫名就让游浩觉得自己是个要抢他玩具的坏人,而白轲就是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玩具。

  

  游浩戏谑的扬起嘴角,其实他并不介意扮演一个坏人的角色,相反对于这种事情他还非常饶有兴趣。游浩毫不掩饰的将视线再次投向白轲,眼底的恶趣味显而易见。

  

  他的眼睛在霓虹灯光下忽明忽暗,可他眼底闪烁着的光芒,似乎对于即将到来的恶作剧乐此不疲。

  

  谢熠城的眼神明显冷了又冷,他一双黑眸阴沉沉的,眸光之中满是森冷。

  

  闭上你的眼,谁允许你看她的……

  

  可恶,你的身边明明已经有人了,为什么还要来抢我的东西?

  

  “她是我的,是我的……”

  

  谢熠城不受控制的呢喃出声,明明是幽冷的声音,却似乎带着些孩子气。仿佛是小孩被大人故意讨要心爱的玩具时,将怀中的玩具抱得更紧了,歪着头说出“不好”俩字。

  

  “你在嘀咕什么呢?”白轲疑惑的皱眉,谢熠城用力扯了扯她的衣袖,他的声音听上去喑哑无比,“没什么……白,我困了,我们快回家吧。”他半阖着眼睛,说完也不管白轲的反应,拽着她的衣袖转身就走。

  

  “欸——熠城你别拽我衣袖子啊,我衣服都快被你扯下来了。”白轲脚步踉跄了一下,看着自己的袖子被拉长了好大一截,也只好脚步匆匆跟上他走路的节奏。

  

  ……

  

  注视着他们转身离开的背影,游浩眉头一皱,却没有要起身阻拦的意思。蒂娜靠过来搂上了游浩的肩,她的语气听上去意味不明,“白轲走了,你不去追?”

  

  游浩摸了摸鼻梁上的鼻钉,“我赶着追上去找揍吗?”他收回放在谢熠城身上的视线,转而将身上温香软玉的女郎抱个满怀。

  

  蒂娜咬了咬唇,靠在游浩身上把玩着手中的红酒杯,漫不经心的呢喃道,“她身边的那个男孩子,好像很喜欢她啊……”

  

  “这样才更有意思。”游浩闷哼一声,就是因为谢熠城那病态般的喜欢,才会让他更加想去招惹白轲……

  

  那家伙的反应实在是太不对劲了,等到他哪一天真的把谢熠城给惹毛了,游浩才意识道,什么叫No zuo no die。

  

  蒂娜啧了一声,瞧着嬉皮笑脸的游浩,没来由的想起一句话,你这是在搞事。

上一章 蚕食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