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蚕食

囚笼

  19.蚕食

  

  月光昏晕,星光稀疏。

  

  黑夜蜷缩着,紧抱着大地,暮色像一张灰色的大网,悄悄地撒落向世间万物。

  

  白轲看着趴在自己肩头的男孩,目光落到他的后背上,白轲觉得谢熠城真的好瘦,一件宽松的衬衣套在他身上,都还能看到他脊背上凸起的肩胛骨。

  

  待到谢熠城情绪恢复稳定,身体不在发抖时,白轲才推了推那颗黑色的脑袋,“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碗面吃。”白轲肚子已经在咕咕叫了,更何况他这个年龄还在长身体,一定要多吃点东西补补。

  

  谢熠城却埋在白轲颈窝默不作声,白轲又伸手推了推他才反应过来。谢熠城抬头看向她,看向她白皙脖颈处泛红的伤痕,无视白轲的那句问话,又开口语气自责的不停道歉,重复着对不起你罚我之类的字眼。

  

  白轲感觉今天这一天下来,她听到过最多的话就是谢熠城的对不起了,白轲皱着眉想上手捂住他那张不停道歉的嘴,可刚抬起手就被他扼住了手腕。随即白轲听到了一声很清脆的巴掌响,谢熠城抓过她的手就狠狠往自己脸上呼了过去。

  

  “操?”白轲惊愕的瞪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那张被自己扇红的脸,“你犯什么毛病?”她感觉掌心都打麻了,而谢熠城还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他又打算抓过白轲手腕,吓得她立马缩回了举在半空的爪子。

  

  “白,我害你受伤了……”谢熠城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她,好一会儿又闷声道了句歉,“对不起。”他抬手抚上白轲红痕的肌肤处,动作轻柔的摸了摸,语气哀求道,“怎样罚我都可以,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

  

  白轲被他刚才自扇耳光的操作搞懵了,她勉强扯出个笑容,将搁在自己脖颈处的手指挪开,“我这还没生气呢你就这样子,我要是真生你气,你岂不是想去跳楼了?”

  

  白轲开玩笑的吐槽道,谢熠城眸光暗了暗,他垂下手攥紧拳头,像是在隐忍着什么却一言不发。白轲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研究,见谢熠城不说话她又转移话题道,“你不饿吗?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白轲推了推还趴在自己身上的人,谢熠城一愣,而后配合的点了点头,从白轲身上翻身而下,乖顺道,“我也饿了。”

  

  “那你先等等,我去厨房做碗面吃。”

  

  白轲觉得自己厨艺还是很不错的,毕竟在捡到谢熠城之前,她从小到大的生活都是一个人自食其力。

  

  等到白轲把面做好端过来的时候,谢熠城已经打开电视看的津津有味,他窝在沙发上鞋子都没脱,捧着一个抱枕目不转睛的看着哆啦A梦。白轲都不懂那么多动画片中,为什么他就对这个机器猫情有独钟,每次看电视的时候都一直在看这个。

  

  白轲咳了声让谢熠城先过来吃面,她下面的手艺还是很美味的,那面的卖相很好,面条白皙晶莹,浸泡在淡色的汤汁里,上面铺着翠绿的葱花和蔬菜。

  

  谢熠城很听话的关掉电视机过来吃面,然而等到白轲一碗面都吃完了,他碗中的面条却还没动几口。白轲放下碗筷注视这他,她发现谢熠城吃面的速度好慢,不由让她想起了蚕蛹在缓慢蚕食一片桑叶,那速度让白轲忍不住出声催促,“熠城你吃快点吧,吃完了陪我去趟酒吧。”

  

  白轲看了眼日历,差不多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可是谢熠城的学费还没有准备好,不过幸好她在酒吧做过兼职,几个月的工资凑合起来应该也没问题。而且等到开学了,白轲也没机会再去酒吧唱歌了,所以这一趟顺便去把兼职工作也给辞了。

  

  “白,你怎么又要去那种地方?”谢熠城闻言皱眉,拿着筷子拌了拌碗中的面条,闷声闷气道,“我们不去好不好?”

  

  白轲见他愁眉苦脸的表情不禁笑道,“别皱着张苦瓜脸嘛,我这次是去辞职的,以后不会再去那做兼职了。”白轲捏了捏他白净的脸颊,谢熠城闻言脸色缓和了不少,“那就好。”他戳着碗中的面条弯了弯嘴角。

  

  “你怎么都不吃啊,不喜欢吗?”白轲觉得这面挺好吃啊,但他怎么半天不尝一口呢。白轲还以为可能是个人口味不一样,却没想到谢熠城立马摇头否认。他一双黑眸亮晶晶的,“不,很喜欢,只要你做的东西,我都很喜欢。”喜欢到会舍不得把它快点吃完。

  

  “喜欢就好,那快点吃吧。”白轲弯着嘴角笑了笑,她下意识避开谢熠城的眼睛。

  

  那双黑眸极亮,看着她时的目光直白的像是侵略。

  

  白轲偏了偏头,借以掩饰心中少有的不自然。  19.蚕食

  

  月光昏晕,星光稀疏。

  

  黑夜蜷缩着,紧抱着大地,暮色像一张灰色的大网,悄悄地撒落向世间万物。

  

  白轲看着趴在自己肩头的男孩,目光落到他的后背上,白轲觉得谢熠城真的好瘦,一件宽松的衬衣套在他身上,都还能看到他脊背上凸起的肩胛骨。

  

  待到谢熠城情绪恢复稳定,身体不在发抖时,白轲才推了推那颗黑色的脑袋,“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碗面吃。”白轲肚子已经在咕咕叫了,更何况他这个年龄还在长身体,一定要多吃点东西补补。

  

  谢熠城却埋在白轲颈窝默不作声,白轲又伸手推了推他才反应过来。谢熠城抬头看向她,看向她白皙脖颈处泛红的伤痕,无视白轲的那句问话,又开口语气自责的不停道歉,重复着对不起你罚我之类的字眼。

  

  白轲感觉今天这一天下来,她听到过最多的话就是谢熠城的对不起了,白轲皱着眉想上手捂住他那张不停道歉的嘴,可刚抬起手就被他扼住了手腕。随即白轲听到了一声很清脆的巴掌响,谢熠城抓过她的手就狠狠往自己脸上呼了过去。

  

  “操?”白轲惊愕的瞪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那张被自己扇红的脸,“你犯什么毛病?”她感觉掌心都打麻了,而谢熠城还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他又打算抓过白轲手腕,吓得她立马缩回了举在半空的爪子。

  

  “白,我害你受伤了……”谢熠城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她,好一会儿又闷声道了句歉,“对不起。”他抬手抚上白轲红痕的肌肤处,动作轻柔的摸了摸,语气哀求道,“怎样罚我都可以,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

  

  白轲被他刚才自扇耳光的操作搞懵了,她勉强扯出个笑容,将搁在自己脖颈处的手指挪开,“我这还没生气呢你就这样子,我要是真生你气,你岂不是想去跳楼了?”

  

  白轲开玩笑的吐槽道,谢熠城眸光暗了暗,他垂下手攥紧拳头,像是在隐忍着什么却一言不发。白轲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研究,见谢熠城不说话她又转移话题道,“你不饿吗?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白轲推了推还趴在自己身上的人,谢熠城一愣,而后配合的点了点头,从白轲身上翻身而下,乖顺道,“我也饿了。”

  

  “那你先等等,我去厨房做碗面吃。”

  

  白轲觉得自己厨艺还是很不错的,毕竟在捡到谢熠城之前,她从小到大的生活都是一个人自食其力。

  

  等到白轲把面做好端过来的时候,谢熠城已经打开电视看的津津有味,他窝在沙发上鞋子都没脱,捧着一个抱枕目不转睛的看着哆啦A梦。白轲都不懂那么多动画片中,为什么他就对这个机器猫情有独钟,每次看电视的时候都一直在看这个。

  

  白轲咳了声让谢熠城先过来吃面,她下面的手艺还是很美味的,那面的卖相很好,面条白皙晶莹,浸泡在淡色的汤汁里,上面铺着翠绿的葱花和蔬菜。

  

  谢熠城很听话的关掉电视机过来吃面,然而等到白轲一碗面都吃完了,他碗中的面条却还没动几口。白轲放下碗筷注视这他,她发现谢熠城吃面的速度好慢,不由让她想起了蚕蛹在缓慢蚕食一片桑叶,那速度让白轲忍不住出声催促,“熠城你吃快点吧,吃完了陪我去趟酒吧。”

  

  白轲看了眼日历,差不多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可是谢熠城的学费还没有准备好,不过幸好她在酒吧做过兼职,几个月的工资凑合起来应该也没问题。而且等到开学了,白轲也没机会再去酒吧唱歌了,所以这一趟顺便去把兼职工作也给辞了。

  

  “白,你怎么又要去那种地方?”谢熠城闻言皱眉,拿着筷子拌了拌碗中的面条,闷声闷气道,“我们不去好不好?”

  

  白轲见他愁眉苦脸的表情不禁笑道,“别皱着张苦瓜脸嘛,我这次是去辞职的,以后不会再去那做兼职了。”白轲捏了捏他白净的脸颊,谢熠城闻言脸色缓和了不少,“那就好。”他戳着碗中的面条弯了弯嘴角。

  

  “你怎么都不吃啊,不喜欢吗?”白轲觉得这面挺好吃啊,但他怎么半天不尝一口呢。白轲还以为可能是个人口味不一样,却没想到谢熠城立马摇头否认。他一双黑眸亮晶晶的,“不,很喜欢,只要你做的东西,我都很喜欢。”喜欢到会舍不得把它快点吃完。

  

  “喜欢就好,那快点吃吧。”白轲弯着嘴角笑了笑,她下意识避开谢熠城的眼睛。

  

  那双黑眸极亮,看着她时的目光直白的像是侵略。

  

  白轲偏了偏头,借以掩饰心中少有的不自然。

上一章 金发女郎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