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他有病

囚笼

  这天晚上白轲问了谢熠城许多事情,大多是关于他的身世背景,毕竟他确实有些来历不明。

  

  谢熠城说他的爸妈早就离婚了,他是离家出走的,但白轲问及离家出走的原因,他却紧紧闭着嘴巴什么也不肯说。

  

  直觉告诉白轲,谢熠城如此乖戾的性格,很大原因与他的成长环境有关,可能是由于不太和睦的家庭背景所导致,才养成了他现在时而乖巧时而暴戾的性子。

  

  她猜测谢熠城的过去应该经历过什么不好的事情,才会让他的占有欲那么强,安全感困乏,对一个人的感情总是患得患失。

  

  只是白轲又有些心疼,谢熠城过去到底经历过什么,才让他的人格都开始破损。

  

  就像这一天,洗完澡后的他,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黑发从浴室里走出来。

  

  就是这一天,谢熠城不受控制的释放了他内心深处的暴虐,只是那一小点的暴虐,白轲虽然发现了,但她却选择了忽视。

  

  “熠城,跟我说说吧。”白轲看向湿着头发的少年,“就比如……你以前生活的家,跟我说下是什么样子的?”

  

  就目前为止白轲的观察来看,谢熠城是一点想要回家的意思都没有。

  

  白轲隐约还觉得,谢熠城对他的那个家,似乎并不怎么喜欢,甚至还有些厌恶。

  

  听到白轲说的话,他的身体怔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阴郁。

  

  他朝着白轲步步走来,头发上未干的水珠随着他的脚步滴落在地上。

  

  谢熠城敛着眼眸,他蹙起眉,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东西。

  

  “家?”他满是疑惑的喃喃道。

  

  白轲点了点头,提出的问题接连不断,“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为什么都这么久了还不回去?你是不想回家吗?还是说你在那个家经历过很不愉快的事情,比如说你的爸妈曾经虐待过你?”

  

  谢熠城紧蹙着眉,听到白轲如此强硬的开口,便努力从脑海中回忆着什么,可是越回忆他的头便越疼。

  

  那些肮脏无比的记忆,即使离开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只要稍微被人提醒一下,过往的一幕幕就好像历历在目般,重新在他的脑海一一浮现。

  

  想死想疯想杀人,想安然入睡,想一睡不醒,类似这样的情绪就是谢熠城那时每天的状态了。

  

  他突然头疼欲裂,那些回忆像是深不见底的海水,可只要稍微泛起了一丝波澜,就会在他的颅内迅速爆炸,恐惧随即就会翻涌成海。

  

  谢熠城的大脑一片混乱,他将手插在自己发间,发狠似的用力扯着头皮,借以缓解大脑中传来的疼痛感。

  

  “你没事吧?”白轲注意到谢熠城的异常,他的身体在不可抑制的剧烈颤抖。谢熠城垂着头,还在发狠的用力撕扯着头皮,力道大的好像要把头发扯断。

  

  白轲连忙伸手抓住他的手腕,阻止他暴虐的动作。

  

  手腕处传来温热的触感,那是活人的体温。谢熠城意识到这点之后,猝不及防的伸手推了白轲一把,然后狠狠掐着她的脖颈,将她紧紧锁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呃……”白轲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喉咙处一阵火辣辣的疼。

  

  谢熠城红着双眼,他的视线有些重影,看清楚眼前的人之后,掐着白轲脖颈的力度顿时松了不少。

  

  濒临死亡的窒息感消失了,白轲脸色通红的咳了好几声,谢熠城却还是锁着她的脖子不肯松手。

  

  他脸上的神情极其惶恐,像是在惧怕着什么危险的怪物,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可却踌躇着不敢开口。

  

  谢熠城抬头神经质的向身后望了望,见四周没人后又紧张兮兮的看向白轲,他说话时的声线都在不停颤抖,“不要、我不说……妈妈说谁都不能说……我要听她的话……不能说不能说……”

  

  他的话语带着浓烈的恐惧,对上白轲那双情绪复杂的眼睛,谢熠城径直将头埋进她颈窝,“妈妈说这是属于我们的秘密……我要是说了,妈妈会罚我的……都会罚我的,不要……不要!”

  

  他突然声嘶力竭的大吼,情绪显然面临崩溃,他的头抵在白轲颈肩,后来只是不停的重复不能说这几个字。

  

  白轲吓得打了个激灵,连脖颈处的疼痛都顾不上了,她抱住身前那颗黑色的脑袋,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一下又一下,动作轻柔的顺毛着,“没事没事,你不用跟我说了,我不想听、我什么也不知道……”

  

  她将语速放到最慢,满脸自责的道歉,“对不起,我不该逼你的,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我不需要知道……对不起熠城,别想了。”

  

  白轲柔声安慰,不敢再继续追问下去。她想象不到谢熠城以前到底经历过什么,一个家让他害怕成现在这个样子。

  

  脖颈处的红痕还在隐隐作痛,前一秒还暴虐的掐着她,而现在却浑身颤抖的男孩,他有病。这是白轲那天得出的结论。

上一章 你是我的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无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