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囚笼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占有欲强  男主病娇精分     

你是我的

囚笼

  16 你是我的

  

  白轲直视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谢熠城脸上的表情明明是笑着的,可却更让她脊背发凉。

  

  “白在想些什么呢?”谢熠城的声音依旧甜腻的让人心头不舒服,他用力扼紧白轲下颌,“为什么不看着我呢?在想谁呢?”

  

  谢熠城那双眼睛仿佛一摊死气沉沉的死水,死寂到毫无波澜。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白轲不禁冒出一身冷汗,他这是疯了吗?

  

  白轲凝视着谢熠城明显发怒的面容,他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突然炸毛的猫,张牙舞爪的朝她挥舞着爪子。

  

  白轲的鸡皮疙瘩已经起了一身。

  

  她就是从这里开始发现谢熠城不对劲的。

  

  “没想谁,你先放开我。”她的双手还被高举在头顶,眼前谢熠城那张脸近在咫尺,他伏下身,紧促的呼吸喷洒在白轲脸上,有些痒痒的,让她忍不住侧过脸躲开。

  

  谢熠城非但没有把她放开,反而还抓得更紧了。白轲又挣扎了两下,见他没有反应便直接冷了张脸,瞪着他不再说话。

  

  两人对视着,谢熠城突然敛去所有的不高兴,瞬时间他的表情变得极淡,像是在说很普通的一件事情一样,却难过着:

  

  “白……你每次都这样,把我抛在一边。我不说,可我真的很生气,很生气。我想过杀了你,可是这样就再也听不见你说话了。我也想过杀了那群碍眼的家伙,可我又害怕你会生气不再理我……”

  

  谢熠城顿了顿,“我又无法忍受,每次看到你和他们接触时,我的心里总是嫉妒到发疯……”他说话时的尾音颤抖,透着急切与强烈的欲望,像是溺水的人渴望抓住自己生命中的救命稻草。

  

  谢熠城的嗓音低了下来,声线喑哑,透着性感而又蛊惑人心的味道,“白……我把你锁起来关进笼子里好不好?你不要再去看着他们,跟他们说话好不好?不要无视我,讨厌我好不好?”

  

  谢熠城紧紧抓住白轲乱动的手,指腹不停摩挲着她的手腕,他记得那家伙和白拥抱的时候,他就是抓着白这里不放的吧……

  

  真可恶。

  

  谢熠城心里又是一阵愤怒涌上心头,刺破胸腔,滚滚袭来。

  

  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有些薄茧的指腹重重摩挲着白轲手腕,一遍一遍的反复擦拭着,像是想要擦破一层皮,擦去那本就不存在的污垢。

  

  白轲听着谢熠城那番话,脑中不由思绪万千,她的眼神无意识看向前方,嘴唇微微张动,过了好几秒才轻轻吐出几个字,似是感概,“谢熠城,你真是病的不轻了……”

  

  白轲声音略微沙哑,要是真的如他所说,她被锁起来关进笼子里,整天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那种失去自由的感觉,还不如让她早点去死。

  

  “你给我清醒一点,再这样我以后都不想理你了。”白轲红唇紧抿,眉头死锁。谢熠城这下是真的惹怒到她了。

  

  白轲直视着他那双乌黑的眸子,下一刻又生气的扭过头不去看他,她的眼睛到处乱瞄神游,可就是不放在谢熠城身上。

  

  四周没了声,突然寂静到诡异,白轲闭着嘴不说话,也不去看他。

  

  好一会儿,耳边响起一道茫然的声音,和之前一样的软糯却不再甜腻,“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谢熠城的表情很无措,他连连对着白轲说了三句对不起,眼眶瞬间就红了,这次却不是那种布满血丝愤怒到极致的红,而是因为难过万分到不由自主红了眼眶。

  

  他的内心焦躁不安,眼睛一瞥就看到了白轲那红到滴血的耳朵,上面有几口很明显的牙印,还沾着丝丝血迹。

  

  谢熠城的眼睛瞬间就更红了,透明的液体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他强忍着眼睛里那酸涩的泪水,吸了吸鼻子再次说话时,声音带着浓烈的鼻音:“白……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不知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白、你罚我吧,罚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我的气,不要不理我……”

  

  谢熠城的眼睛弥漫出一层雾,那不断绵延的水雾缭绕在他的眼眶。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听起来格外哽咽。白轲却毫不心软,冷冰冰道,“你把我放开。”

  

  谢熠城这回立马听话的松开了手,退后几步站得离白轲远远的,只是嘴中仍在不停道歉,“对不起,白……求求你不要生气,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原谅我好不好?”

  

  他的语气可怜兮兮的,白轲一转头看向他就被他那委屈巴巴的样子萌到了,硬起来的心肠瞬间就软了下来。

  

  “好,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能随便动手打人。”白轲叹息一声,伸手摸了摸谢熠城的头发,他也很乖巧的应了下来。

  

  白轲看着他如此温顺的样子,很难想象他打起架来竟然有那么狠,想到这里又不禁有些好奇,“熠城,游浩好像跟你没仇吧?你为什么无缘无故要打他?”

  

  谢熠城眼眸冷了冷,他歪着头看向白轲,声线喑哑,“他该.死,是他先动手碰了我的东西。”

  

  白轲闻言不解的皱眉,谢熠城隐隐又有发怒的趋势,他双手握拳咬着牙道,“他不该碰的,白你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许碰我的东西。”

  

  敢情这是把自己当成物件了吗,白轲怔了怔反驳道,“我不是东西。”话音刚落她就觉得有哪里不对,不不不,她怎么就不是东西了,“……谢熠城,我是个人。”

  

  “无论你是什么,反正都是我的,其他人不许碰。”他突然抬手按住白轲肩膀,说出的话满是独占欲的意味。

  

  白轲头痛的揉了揉眉心,拍开那双按住自己肩膀的手,苦口婆心的劝说道,“熠城,我不属于任何人,要真说一个人的话,那我也是我妈的,是她生的我,虽然她从来没养过……”

  

  “不,你明明就是我的!”谢熠城提高音量,语气偏执,他紧紧盯着白轲,又字字句句逐重说道,“你是我的,我已经找到你了,你只能属于我。”

  

  “找个机会该带你去看下心理医生了……”白轲苦恼于谢熠城这极端的占有欲,像是在确认他有没有烧坏脑子般,抬手附上他的额头反复探了探。

  

  “……”谢熠城抓住了她微凉的手指,沉默着没有说话。

  

………………………………………………………………………………………………………………………………………………………………………………………………………………………………………………………………………………………………………………………………………………………………………………………………………………………………………………………………………………………………………………………………………………………………………………………………………………………………………………………………………………………………………………………………………………………………………………………………………………………………………………………………………………………………………………………………………………………………………………………………………………………………………………………………………………………………………………………………………………………………………………………………………………………………………………………………………………………………………………………………………………………………………………………………………………………………………………………………………………………………………………………………………………………………………………………………………………………………………………………………………………………………………………………………………………………………………………………………………………………………………………………………………………………………………………………………………………………………………………………………………………………………………………………………………………………………………………………………

上一章 黑化 囚笼最新章节 下一章 他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