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凌霄之上
本书标签: 武侠仙侠  重生  谋略     

第六章惠子之死

凌霄之上

  庄子周游天下,讲道天下,这一周游天下,就是十年时间,十年讲道游历,也让各国君王放弃了邀请庄子。

  毕竟,十年了,庄子若想入哪个国家为臣,早就去做了,但,庄周谁也没搭理,说明无心仕途,各君王只能一阵叹息。

  此刻,到了魏国一个小镇庄园之处。

  “叮!”

  半空之中,两柄长剑虚空相撞,瞬间,无数剑气迸发而出,形成一个巨大的剑道领域。

  剑道领域之中,一个魁梧男子手执青铜长剑,正在与邓陵子的长剑相撞,剑尖对着剑尖,却是棋逢对手一般。

  “不可能,你昨天剑道还不如我,今天怎么跟上我的速度了,我不信!”魁梧男子惊怒道。

  “夫君,小心!他可是庄子先生的女儿,别伤到她了!”不远处一名女子担心的叫道。

  “不需要你让,继续!”邓陵子顿时叫道。

  “轰!”

  两人直冲星空而去,在星空之上,二人剑道凶猛冲撞。

  下方,刚刚魁梧男子夫人之地,还站着一群人。

  而庄子,就站在一旁,全神贯注的看着星空之上的战斗。

  “庄子先生,我这哥哥,一旦战斗起来,就忘乎所以了,虽然是我们几兄弟中剑道最强的,但,有时没轻没重,先生,你看,要不要点到为止了?”一个男子苦笑道。

  “先生,您难得前来讲道,还选了我们家居住,这是我家族的荣耀,我那弟弟就是一根筋,轴!莽夫一个,要不,点到为止?”另一个男子担心道。

  “是啊,庄子先生,我那哥哥一旦拿起剑,战斗起来,会忘记自己是谁的,六亲不认!点到为止吧!”

  ……………………

  ………………

  ……

  一群人焦急之中,庄子落住众人家族庄园,本是大喜事啊,庄子走后,自己一族在魏国的名望都将提升无数的啊。这是全族的大喜事。

  可,万一家里那个剑疯子将庄子女儿伤了,到时可就丢人了啊。

  “无妨,魏先生剑心赤诚,方能体悟高深剑道,魏先生能指点小女,是小女的福分!”庄子摇了摇头笑道。

  “啊,可是,可是……!”众人还是担心。

  “放心,昨日小女切磋,魏先生点到为止,小女参悟一晚,已有收获,只有不断突破自我,小女才能更进步了,更何况魏先生如此用心,怎么能点到为止?”庄子笑道。

  “呃?”众人一阵焦急。

  星空大战激烈,庄子看似很平静的站在那里,却没人知道庄子大道的厉害。

  庄子大道,自有一个梦境世界。

  梦境世界中,也模拟着天空二人的战斗,好似将二人战斗的一切都记录了下来,在梦境世界,庄子看到百个魏先生,百个邓陵子,在不断冲撞之中。

  悟剑道?庄子有着别人没有的优势。凡是看过,即刻记录,反复、不断的在梦境世界战斗、变幻之中。

  同样的魏先生,现实中剑道被庄子看透以后,在庄周梦境中模拟出来的魏先生,好似更加能够将其剑道融会贯通一般。

  短短几天,庄子悟魏先生的剑道,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要分出胜负了!”庄周说道。

  “啊?”众人不解。

  “轰~~~~~~~~~~~~!”

  一声巨响,高空中战斗的二人,再度回到地上。这一刻,二人战斗停止了。

  不过,邓陵子面露兴奋,那魏先生却面露骇然,其长剑上,更有一丝裂纹。

  “你,你,怎么可能?我的剑道,你居然学会了?而且,比我还要厉害,用我的剑道打败我?”魏先生不可思议道。

  庄子周围的人,也是瞪大眼睛。我们听错了吧,邓陵子赢了?

  要知道,昨天邓陵子还靠兄长手下留情的啊。

  “承让了,魏先生!你剑上的那个破碎点,就是你剑道的盲点!”邓陵子微微一礼。

  魏先生看向自己长剑上的那个裂纹点,陡然瞳孔一缩,明白是邓陵子留手了,留手同时,还帮自己指出了剑道的破绽。

  顿时,魏先生从一开始的惊怒,变的心有余悸,最后化为感激。

  “多谢邓陵子指教!”魏先生心甘情愿的一拜。

  顿时,皆大欢喜,一场比斗,至此结束。

  庄子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邓陵子得意的跟在一旁。

  “爹,怎么样?我在你之前发现他剑道破绽的吧?”邓陵子顿时得意道。

  “做的不错!不过,其实可以往他刚才破绽点上方三寸试试!”庄子笑道。

  邓陵子顿时定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想了好一会,邓陵子陡然瞳孔一缩:“破绽?魏先生的剑道,有两处破绽?我只找到了一处,真该死!”

  邓陵子一阵羞愤,邓陵子掌握将臣剑道的总纲,庄子纯粹的悟剑,本来,邓陵子还铆足了劲和爹一较高下,结果……!

  “哼,爹,你不会让让我啊!每次都是……!”邓陵子顿时噘着嘴,跑向已经走远的庄子。

  “你已经很不错了,剑道提升之快,让我贺叔知道,也会惊讶的!”庄子笑道。

  “哼!”

  “练剑之余,也要多想,在脑海中重新复盘先前的战斗,记好了,你是最强的!到现在为止,你都未曾一败吧?”庄子看向邓陵子。

  “平局不少,的确没败过,不过,还不是爹安排的好,循序渐进的找越来越强的剑修陪我过招?”邓陵子顿时感激道。

  “我这是要培养你的剑道信心,你有好的基础,但,你信心却不够啊!”庄子感叹道。

  “信心?什么信心啊!爹见过剑道信心最强的人,是谁?将臣?贺剑之?勾践?通天教主?”邓陵子好奇道。

  “都不是!”庄子摇了摇头。

  “都不是?他们可都是……!”

  “将臣的信心,来源于他的天下无敌,来源于绝对实力,并不是一往无前的信心,其他人更不必说了!”庄子回忆道。

  “那还有谁?”

  “一个让人忽略了的女人!”庄子回忆道。

  “女人?”邓陵子惊讶道。

  “我东秦天庭,兵部侍郎商恨的夫人,她叫‘红’!她是我见过,剑道信心最强之人,这十年,我越是悟剑,越是感触良多,她当年若不是为情所困,她若是有你的机遇,不说天下无敌,在同等条件下,无人可比!”庄周沉声道。

  “红?商恨的夫人?我好像听我娘说过,她的大部分战斗,只用一剑?”邓陵子回忆道。

  “是啊,一剑,她有信心,一剑可以斩杀任何对手,是任何对手!”庄子郑重道。

  “她好像只有真仙修为吧?金仙都没到!”邓陵子回忆道。

  “是啊,真仙又如何?现在你看不上她的实力,但,她那股剑道信心,却无人可比,一剑可斩杀所有人,这就是信心!你就缺这种信心!所以,爹在努力让你从无败绩,就是让你培养出这种信心!”庄子解释道。

  邓陵子皱眉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爹,我会努力去体悟的!”

  “还是我女儿最聪明,哈哈哈!”庄子顿时开心道。

  就在庄子赞扬女儿的时候,一个庄园仆从快速走来。

  “庄子先生,刚刚,门外有人送来一封信函给您,他送完信就走了,家主让我送来!”那庄园仆从恭敬道。

  “我来!”邓陵子一把抓过。

  那庄园仆从恭敬一礼,退了下去。

  “爹,经常有人给你送拜帖,这一次到是奇怪啊,还含蓄了起来,不说是拜帖了?我帮你看看,又是谁来邀请你!”邓陵子顿时拆开信函。

  拆开一看,邓陵子眉头微皱。

  -------

  惠子归府,中毒昏迷,体虚将死!------青衣卫!

  -------

  “爹,你看!”邓陵子不可思议的将信函递给庄子。

  青衣卫,这不是东秦天庭的那个组织吗?怎么到了这时代了?难道爹……!

  庄子接过,却是陡然脸色一沉:“惠子要死了?”

  陡然,庄子站起身来,对于落款青衣卫,庄子好似不以为奇。

  “爹,这信……!”邓陵子担心道。

  “信没问题,你在此参悟一番刚刚剑道对比的收获,我去去就来!”庄子说道。

  “好吧!”邓陵子点了点头。

  庄子踏步,瞬间到了高空,这里是魏国,惠子就在魏国为相的啊。

  庄子没多久,就到了惠子府上,落在其院中。

  “什么人!”惠施府上顿时传来一片惊怒。

  待看到庄子容貌的时候,所有人都揉了揉眼睛,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庄子,庄子先生?”惠施的亲人顿时惊喜道。

  “带我去见惠施!”庄子开口道。

  “啊?我们一直封锁消息的,先生怎么知道的?”

  “这边,这边!”

  ……………………

  …………

  ……

  一群人顿时将庄周引到了一个屋前,庄周踏步跨入其中。

  惠施躺在床上,枯瘦如柴,好似快要咽气了,但,浑身颤抖之中,似在挣扎。

  “杀了我,杀了我!”惠施迷糊中叫着。

  “嘭!”

  庄子顿时一股大道气息涌入惠施体内,顿时,惠施周身无数毒气被逼了出来,而惠子的眉心,陡然冒出一个十字图案。

  “咒印?”庄子脸色一沉。

  滚滚力量涌入惠施体内,终于,惠施虚弱的睁开了眼睛。

  “惠施,你看看我,你怎么样了?”庄子顿时担心道。

  看到了庄子,枯瘦如柴的惠施,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庄子,我以为临死前,见不到你了,太好了!太好了,你来了!”

  “怎么回事?是谁做的?”庄子脸色难看道。

  “我快要坚持不住了,杀了我,否则,我就要被咒印控制了,咒印缠着我几天,快,快!”惠施焦急道。

  庄子脸色难看的看着惠施。

  “庄子先生,家父一直让我们杀了他,我等不愿啊……!父亲痛苦,我等不孝,请先生做主!”几个惠施之子哭泣道。

  “快,不然要来不及了,这咒印在影响我心性,快,庄子,你我都清楚咒印的邪意,快,我还有些事情跟你说,快杀了我!”惠施乞求道。

  庄子浑身一颤,这可是自己的至交啊。

  惠施好似看出庄子的艰难,也不再为难庄子,借着庄子给予的力量,一头撞在了一旁尖角之上。

  “噗呲!”

  “惠子!”庄子惊叫道。

  “爹!”一众惠施儿子惊呼道。

  庄子一挥手,大量阴气聚来,却看到惠施灵魂慢慢显现而出。

  惠施死了,灵魂出体了。

  但,此刻的惠施,却露出一股庆幸之色。

  “哈,哈哈哈,还好,我没有被彻底控制,还好我没有做对不起天地之事!”惠施灵魂庆幸道。

  “老朋友,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不是一直在魏国,在努力发扬你名家吗?怎么变成了这样?”庄子一脸担心道。

  “名家?呵呵,我是在努力发扬名家,合纵各国,对付大秦的,可惜,我的名家,并不是那么出众啊!”惠施灵魂苦笑道。

  “哦?”

  “我忙了这么多年,不如孟尝君的一声号令啊!”惠施叹息道。

  “孟尝君?齐国的孟尝君?”庄子皱眉道。

  “是他,我对他没有偏见,此次对我下咒印的人,我不确定是他,或许是别人!”惠施叹息道。

  “下咒印的,肯定就是古食族的走狗,你是什么情况下被下咒印的?”庄子皱眉道。

  “这要从孟尝君在秦国任丞相说起,不知道什么原因,孟尝君叛出了秦国,被秦国人追杀,孟尝君怀恨在心,回了齐国。孟尝君此人,养有三千门客,是这天下有德之士,与秦国结怨之后,怀恨在心,于是,由他发起,合纵各国,共击秦国!他合纵各国的声势,比我浩大多了,多少国家纷纷答应,一起合纵出兵,共敌大秦,此人能力出众,还真是厉害啊,各国合纵出兵后,居然将秦国军队,一再挫败,一直打入了函谷关!”惠施灵魂感叹道。

  “合纵各国,打入了函谷关?”庄子惊讶道。

  “是,也许秦国那些绝世猛将没出战,但,此也是了不得的战绩了!最终虽然撤兵,但,孟尝君的能力,必定名扬天下!”惠施叹息道。

  “哦?那你这是……!”

  “魏国,也参与了这次合纵攻秦,我作为魏国合纵联络者,自然随军出征,在大战结束的时候,我在睡梦中,不知被合纵联盟中的谁,下了咒印,还好我发现的及时,马上让人送我回家,我……!”惠施苦笑道。

  “合纵联盟之中,有古食族走狗?”庄子脸色阴沉。

  “我不知道是谁,我也不确定是孟尝君,我不想冤枉好人,你自己看吧!”惠施叹息道。

  “我知道了,惠施,这次,让你受罪了!”庄子叹息道。

  庄子猜测,那古食族走狗,恐怕想要利用惠施和自己的关系,控制惠施对付自己,却不想……!

  “我的儿们,我死后,你们就不要在魏国为官了,做个富家翁就行,不要参政,天下大乱时机,你们几个的性子,不适合!”惠施对着一众儿子交代道。

  “是,爹!”一众儿子顿时哭泣道。

  “庄周,这咒印、咒怨,你我都清楚,我虽然没有完全被控制,但,对我也有伤害,你送我去轮回吧!来世有机会,我们再见!”惠施看向庄子。

  庄子神色一阵复杂,最终点了点头:“来世,我们一定会见面的!”

  庄子一挥手,打开轮回,将惠施的灵魂投入其中。

  “保重!老朋友!”惠施进入轮回前笑道。

  “保重,老朋友!”庄子眼睛微微湿润。

  “爹!”一众儿子哭泣而起。

  众人目送惠施消失在了轮回之中。

  庄子没有留下参加惠施的葬礼,因为庄子心中难受。不过,在临走前,给了惠施亲人一番交代,给了他们以后的安排。

  庄子回去了。

  “爹,你哭过?”邓陵子惊讶道。

  “没有!”

  “没有吗?”邓陵子惊讶道。

  “好了,收拾东西,准备去齐国!”庄子深吸口气道。

  “啊?去齐国?齐国有什么厉害的剑修吗?”邓陵子好奇道。

  “我想去见见,那孟尝君!”庄子深吸口气,眼中泛出一丝冷光。

  -----------

  函谷关外,一片破败。

  此刻,一个白衣公子,带着几个侍从,驾着马车而来。

  “扶苏公子,我们已经周游列国了一番,该回去了,大王一定想你了!”一个侍从恭敬的劝道。

  “不是说了吗?叫我少爷,或者叫我赵扶苏,以后别说漏嘴了,我周游天下,不想被人认出来!”扶苏公子沉声道。

  “是,少爷!”侍从恭敬道。

  “孟尝君?呵呵,当年我还在秦国的时候,他叛出了秦国,如今,又合纵各国攻入了函谷关?”赵扶苏皱眉道。

  “少爷,这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如今各国都已经撤兵了!”那侍从说道。

  “嗯,本少爷想了想,此次周游各地,却还没去过齐国?先不回家了,我们去齐国临淄!”赵扶苏想了想道。

  “啊?去齐国?少爷,我们都要到家里了,现在走?”那侍从担心道。

  “我想去见见那孟尝君!当年在秦国,还没和他打过照面,此次他破我秦国函谷关,我怎么能不好好见见?”赵扶苏眼中闪过一股坚定。

  众侍从相互看了看彼此,终究没人敢反驳,最终点头:“是!”

上一章 第五章宠爱 凌霄之上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七章临淄城中见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