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何处觅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陈情令  刘亦菲     

义城真相(一)

陈情令之何处觅

待所有人出去后,只剩下魏无羡与假晓星尘,魏无羡上前将门关上

魏无羡(莫玄羽)阁下的戏码真是太足了,从刚才的奋勇杀尸,力尽不支,中毒晕倒

魏无羡(莫玄羽)为了演给我们看,真是煞费心机啊

薛洋不是演给你们看的,而是演给你看的

薛洋我猜,你还没有告诉他们你究竟是谁吧,所以我没有拆穿你

薛洋让他们出去,我们关起门来私下谈,怎么样,是不是很贴心

魏无羡(莫玄羽)所以义城的傀儡,都是你用阴虎符做的

薛洋从你们一进来,吹起那支笛子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薛洋不过大雾弥漫,我们又这么多年没见了,所以我只能试探一下

薛洋虽然含光君有点麻烦,不过我那朋友在义城缠住他一时半刻也不难

魏无羡(莫玄羽)行了,我没时间听你说这些话,实话说了吧,你把那些小朋友当人质,究竟想让我干什么

薛洋我想让前辈你帮我一个忙,一点小忙

说着,薛洋从怀中拿出一个锁灵囊递给魏无羡

魏无羡(莫玄羽)这是什么人的灵识,碎成这样,浆糊都糊不起来

薛洋如果这个人的灵识,这么容易就沾的起来,那我还求你帮忙做什么呢

魏无羡(莫玄羽)如果你是想让我帮忙修复这个灵识,恕我直言,这里面灵识装的也太少了

魏无羡(莫玄羽)而且当灵识自己没有求生欲的时候,那么九成是救不回来的

魏无羡(莫玄羽)而且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已经死了吧,既然已经死了,我怎么能救的回来,这些问题你难道不清楚嘛

薛洋我不清楚,我不管,温宁也不是死了吗,你既然能复活他,就一定有办法

魏无羡(莫玄羽)谁跟你说温宁死了,他当年根本就没死好不好

魏无羡(莫玄羽)唉,既然你叫我一声前辈,那我就卖你一个乖,江湖上的传言啊并不可信

薛洋这个忙你不帮也得帮,前辈你可不要忘了,你带的那群小朋友,还在门外眼巴巴的望着你,带他们脱险呢

薛洋对了,还有哪位美人,她剑法或许比宋岚高,可是,宋岚现在可是傀儡,她又能和宋岚对打多久呢

魏无羡(莫玄羽)(不行,我得快点出去)

魏无羡(莫玄羽)多年不见,阁下还真是死性不改啊

魏无羡(莫玄羽)薛洋,你好好一个流氓,为什么装其他人

薛洋哎呀,被你发现啦

薛洋见自己被识破,也就不再伪装,撕下了人皮面具

魏无羡(莫玄羽)故意装作中毒,让人不好意思不救你进来,故意把霜华露出一截

魏无羡(莫玄羽)不仅会使苦肉计,还会利用同情心,演的好一出清逸出尘,大义凛然

魏无羡(莫玄羽)若不是我们之前交过手,我恐怕就顺理成章的认为你就是晓星尘了

薛洋谁让他名声好,我名声坏呢,当让要装成他,才比较容易获取别人的信任了

魏无羡(莫玄羽)好演技啊好演技

薛洋哪里哪里

薛洋我有一个朋友,那才叫做演技精湛,我自叹不如

薛洋好了,废话少说,你是夷陵老祖,诡道开创者,我尊你一声前辈,这个忙,你非帮不可

魏无羡(莫玄羽)控制宋岚温宁的黑色长钉,是你做的吧

魏无羡(莫玄羽)既然阴虎符你都能复原一半,修复一个灵识,何需要我帮忙

薛洋这不一样,你是开山者,如果你不先造出阴虎符,我就没办法,赋予阴铁半个阴虎符的功效

薛洋没想到当年一别,你居然能用阴铁造就阴虎符这么一个宝贝,也算是我当初看走了眼

魏无羡(莫玄羽)所以当年,你果然私藏了常氏的阴铁

薛洋错了,我是私藏了阴铁,但不是常氏的阴铁

薛洋栎阳常氏是什么仙门世家,怎么会有阴铁,你们也太好骗了

薛洋我是私藏了一枚阴铁,但是,是在上不夜天前就私藏了的

魏无羡(莫玄羽)怪不得,我们当年在常氏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看到阴铁

薛洋阴铁有灵,四方镇之,世人只知道这句话,却不知道这后面还有一句,四方之气,尽归玄武

魏无羡(莫玄羽)屠戮玄武

薛洋所以说啊,魏前辈你好运气好,居然无意之中就发现了封印在铁剑之中的最后一块阴铁碎片

魏无羡(莫玄羽)所以,你早就知道有五枚阴铁的事实

魏无羡(莫玄羽)阁下还真是厉害啊,能将阴铁藏匿这么多年,不露一点风声

魏无羡(莫玄羽)所有人都以为,是我拿走了你的阴铁,炼就阴虎符,自叹不如啊

薛洋不不不,还是你比我厉害,我只是偶然间发现了一些阴铁的秘密,而你却能无师自通,做出阴虎符

魏无羡(莫玄羽)你谦虚了

薛洋这不是谦虚,这是事实,我说话从来不喜欢夸夸其谈

薛洋就好像我说要杀一个人全家,那就一定是全家,连条狗我都不会给他留下

魏无羡(莫玄羽)比如说栎阳常氏和白雪阁

这时,温宁将宋岚打的破门而入,却不见小龙女身影

魏无羡(莫玄羽)温宁,仙女姐姐呢

温宁公子放心,龙姑娘没事,她和那群小朋友在一起

魏无羡(莫玄羽)温宁,出去打

薛洋你猜谁会赢

魏无羡(莫玄羽)用得着猜,当然是温宁啊

薛洋只可惜我给他钉了那么多刺颅钉,他还是不肯听话,有些东西太认主了,也很是让人头疼

魏无羡(莫玄羽)温宁他不是一件东西

薛洋忽然拔出霜华,趁魏无羡不注意,向他刺去

魏无羡(莫玄羽)喂,你经常就这样话说到一半就偷袭啊

薛洋当然,我是流氓啊,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

薛洋我也不是想杀你,就是让你不能动,先跟我回去,然后慢慢修复这个灵识

魏无羡(莫玄羽)我不是说了我无能为力了嘛

薛洋不要这么急着拒绝嘛,你一个人无能为力,我们两个可以交流探讨一下啊

说完,薛洋向魏无羡展开攻击

魏无羡(莫玄羽)你是欺负我伤重后,身体灵力低是吧

薛洋是呢

魏无羡(莫玄羽)这俗话说得好,宁可得罪好汉,不可得罪流氓,说的就是你,我不跟你打,换个人来

薛洋换谁啊

小龙女我来

小龙女阿羡,你让开,我来和他打

#魏无羡(莫玄羽)仙女姐姐

小龙女不用担心我

说完,小龙女便和薛洋打了起来了,魏无羡见小龙女和温宁都不需要自己帮忙,便去找思追等人了

魏无羡(莫玄羽)怎么样,都没事吧

蓝思追没事,都听你的屏住呼吸了

魏无羡(莫玄羽)那就好,要是谁再不听我的话,我就让你们再喝糯米粥

蓝景仪不要了,不喝了不喝了

说完,蓝思追和金凌等人在旁观小龙女与薛洋打斗

金凌姨母姐姐真厉害

蓝景仪那是,仙女姐姐当然厉害了,她只是不怎么离开云深不知处,也不常出手,低调的很

蓝景仪仙女姐姐将来可是嫁给我们含光君的

金凌哼,就算嫁了,那她也还是我的姨母姐姐

魏无羡发现有傀儡往这边来,这里不安全,他再次听到了竹竿的响声,这时,蓝忘机也赶了过来,他见小龙女正在与薛洋交手,他便让小龙女停下,换他来

魏无羡(莫玄羽)

蓝景仪往哪儿走啊

魏无羡(莫玄羽)跟着竹竿的响声走

#金凌你要我们跟着一个不明身份的人走,谁知道她会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啊

魏无羡(莫玄羽)就是跟着她走

魏无羡(莫玄羽)从你们进城开始,这个声音就一直跟着你们吧,你们想往城里走,她却把你们往外带与我们相遇

小龙女那位姑娘是在救你们

魏无羡(莫玄羽)仙女姐姐说的没错,那位姑娘是在救你们

魏无羡(莫玄羽)含光君,那我们和仙女姐姐先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

魏无羡(莫玄羽)

魏无羡等人随着竹竿声来到了义庄

蓝景仪这里就是那种义庄,停放死人的地方

魏无羡(莫玄羽)没错,一般无人认领的尸体都会存放到这里来

金凌她把我们带到这里干什么,难道这个地方就不会被傀儡包围吗,她自己又跑哪儿去了

小龙女阿凌

#金凌姨母姐姐,我错了

魏无羡(莫玄羽)恐怕还真的是不会,我们来了这么长时间,你们有谁听到傀儡的动静了吗

蓝景仪没有

蓝思追莫前辈

众人抬头,只见引他们过来的白瞳少女,不停用竹竿敲打一副棺材,示意魏无羡帮忙打开,魏无羡打开棺材一看,他不敢相信里面躺着的正是失踪已久的晓星尘,白瞳少女知道棺材已被打开,她放声痛哭

蓝思追莫前辈,既然这位姑娘不能说话,我们要不要问灵

魏无羡(莫玄羽)不必了,我们未必能问出,她想要我们问的问题,而且我觉得她的回答会很复杂,很难解

蓝景仪那怎么办

魏无羡(莫玄羽)共情

#金凌不行,太危险了

#金凌这种歪门邪道,稍不注意就会玩火**,进去就出不来了

魏无羡(莫玄羽)好了,没有时间了,你们都站好

魏无羡(莫玄羽)开始吧

魏无羡(莫玄羽)金凌,你做监督者

#金凌

魏无羡(莫玄羽)金凌,江家的银铃带了吗

#金凌带了

魏无羡(莫玄羽)江家的银铃有清明定神之效,我们就用这个做暗号吧

小龙女小心

魏无羡(莫玄羽)仙女姐姐,放心吧

魏无羡(莫玄羽)开始吧

魏无羡和白瞳少女的手搭在一起闭上眼睛,感受到她所能看到的一切

共情·十年前

原来这姑娘叫阿菁,十年前,阿菁一个人在河边戏水,长期以来,阿菁都是装成眼盲的孤女,无人之时尽情享受美景,有人的时候就假装什么也看不见博取同情,这天,在大街上,阿菁看到一个穿着体面的人,上前行窃,结果对方发现阿菁是一个盲女就想要动手动脚,让阿菁更加反感,也就是在这天阿菁遇到了盲眼的晓星尘

阿菁对不住,对不住,我看不见

晓星尘我没事,姑娘也看不见吗

阿菁是啊

晓星尘那你慢些,不要走这么快,在撞到人就不好了

晓星尘这边走,人比较少

阿菁阿菁谢谢哥哥

阿菁我自己回去就好啦

晓星尘既然你叫我一声哥哥,那就把哥哥的钱袋还回来吧

阿菁刚准备走,就碰上刚刚被她偷钱袋的人找上来,准备打她一耳光

龙套死丫头,把钱还给我,还给我

晓星尘阁下稍安勿躁,这样对待一个小姑娘,不太好吧

龙套你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瞎子,枉做什么英雄好汉,你可知她是个贼,偷了我的钱

龙套你护着她,你,你也是她一伙儿的吧

晓星尘把钱还给人家

阿菁心不甘情不愿的把钱袋还给那人,那人拿回自己的钱袋也就走了

晓星尘你胆子也太大了,看不见,居然还敢偷东西

#阿菁他刚刚摸我,我收他点钱怎么了,他那么大一个钱袋子里面,就装这么点钱

#阿菁还好意思凶巴巴地要打人,穷衰鬼

晓星尘既然如此,你更不应该去招惹,若今天没有人在场,一耳光可解决不了这件事

晓星尘小姑娘,好自为之吧

#阿菁你的钱袋子还在我这里呢

晓星尘送给你了,钱也不多,花完之前都别去偷了

#阿菁刚才听那个臭衰鬼骂人,原来你也看不见啊

#阿菁那以后我就跟着你了

晓星尘跟着我做什么,你也要做修士吗

#阿菁你是大瞎子,我是小瞎子,咱们一起走,刚好有个照应

#阿菁我没爹没娘,跟谁走不是走,去哪儿不是去啊

#阿菁再说了你要不答应我,你给我的这些钱,我可很快就花光了

#阿菁到时候又要去偷去骗,指不定,又要被哪个打老大的耳刮子,打的我东南西北都找不着了

#阿菁多可怜啊

晓星尘你这么鬼灵精怪,只有你把别人骗的找不着东南西北,谁能把你打的找不着东南西北啊

#阿菁那你就是答应带上我了,对不对,白衣哥哥

就这样,晓星尘带着阿菁,不久,他们在回去的路上救了受重伤的薛洋,但是由于晓星尘眼睛看不见,并不知道所救的人就是薛洋,他们来到了义庄,当时的义庄并没有像现在一样到处大雾弥漫,晓星尘让阿菁烧些热水,没过多久薛洋便醒了,他一醒来发现是晓星尘,便提高警惕

薛洋

晓星尘不要动

晓星尘让你不要动,伤口要裂了,放心,我救你回来,自然不会害你

薛洋你是谁

阿菁你有眼睛不会自己看啊

阿菁一个云游方士喽,人家幸幸苦苦背你回来,给你治病救命,吃灵丹妙药,你还这么凶

薛洋瞎子

阿菁怎么,你还瞧不起瞎子啊

阿菁还不是瞎子救的你,不然你臭在路边有人管吗

阿菁醒来第一句话也不知道感谢,还骂我们瞎子

晓星尘你别靠在哪儿了,腿上的伤口还在流血

晓星尘再推迟不治,你的腿可能会废

薛洋那有劳了

薛洋仙友都不问问我是谁,又为什么受这么重的伤

晓星尘既然你不说,我又何必问呢

晓星尘萍水相逢,垂手相助而已,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待你伤愈之后便各奔东西了

晓星尘换作是我的话,有许多事也不希望别人问起

晓星尘好了,不过你最好不要乱动,不然骨头又要错位

薛洋多谢救命之恩

次日,薛洋趁晓星尘出去不在的时候,故意试探阿菁是否是瞎子

薛洋喂,小瞎子

#阿菁干嘛

薛洋给你糖吃

#阿菁我不吃,不来

薛洋你当真不吃,不来是不敢来吗

#阿菁过来就过来

薛洋将一颗糖丢向阿菁,试探她

#阿菁你拿什么东西丢我

薛洋糖啊

薛洋请你吃

薛洋忘了你看不见,接不住,掉你脚边了

阿菁摸索着,将地上的那颗糖捡起来吃掉

薛洋好吃吗,小瞎子

#阿菁我有名字的,我不叫小瞎子

薛洋你又不告诉我名字,我只好这么叫你了

#阿菁你听好了,我叫阿菁,再不许小瞎子小瞎子的叫我

#阿菁你这人真怪,浑身是血,受这么中的伤,身上居然还带着糖

#阿菁你……你还有吗

薛洋小时候我可喜欢吃糖,就是一直吃不到,看着别人吃,嘴馋

薛洋所以我就一直在想,要是有一天我发达了,那我身上一定带着吃不完的糖

#阿菁那……所以你还有吗

薛洋当然有,你来,我就给你

薛洋故意让阿菁到自己身边来拿糖,他拿着一把剑指向阿菁,阿菁看在眼里,只能佯装看不见,她一咬牙故意往前走,薛洋及时收手,并未伤了阿菁,他将糖剥开喂阿菁吃下

薛洋阿菁啊,你那个白衣哥哥,深更半夜干嘛去了

#阿菁好像是去打猎了吧

薛洋什么打猎,是夜猎吧

#阿菁是吗

#阿菁反正这两个词都差不多,不就是帮人打精怪,不要钱那种

薛洋他都看不见了,还能夜猎吗

#阿菁你又来了,就算看不见又怎样

#阿菁道长就算是看不见,那也好厉害的,他那个剑嗖嗖嗖的,就一个字,快

薛洋你又看不见,怎么知道他出剑快

#阿菁我说快就快,道长的剑肯定快

#阿菁再说了,我看不见,还不能听到吗

#阿菁你这人什么意思啊,你是瞧不起我们瞎子是不是

不久,晓星尘回来了

阿菁你去哪里了

晓星尘我去寻点木材和茅草回来,补补屋顶,以免我晚上出去的时候,你们又要受冻

阿菁你晚上还要出去啊

阿菁又要夜猎

晓星尘帮忙而已

薛洋要我帮忙

薛洋我说屋顶

晓星尘不必劳烦

薛洋仙友你会

晓星尘说来惭愧,还真没试过

薛洋那还是我来吧

薛洋想我从小流落街头,要是这都不会

晓星尘你的伤还没好,可以吗

薛洋多走动才好的快,况且我又不是两条腿都伤了,这种程度的伤我早就习惯了,我是被人打大的

晓星尘我来帮你

阿菁将晓星尘拉到一旁小声的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晓星尘

阿菁你别跟他去

阿菁我跟你说,这个人他跟你是同行,我跟他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夜猎说成打猎,他一下就纠正我了

阿菁这个词只有你们修仙的人才知道吧,他鬼鬼祟祟的不表明身份,还遮遮掩掩,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晓星尘你阿,都吃了人家的糖果了,就别再赶人家走了好吗

晓星尘伤好了,他自然会走,没有谁会愿意跟我们留在这个义庄的

薛洋明天晚上你出去捎上我怎么样

晓星尘那可不行,你还未伤愈,更何况,你一开口我就想笑,我一笑,剑就拿不稳了

薛洋那我不说话,我给你扛剑,给你打下手,你别嫌弃我嘛

晓星尘好吧

上一章 义城 陈情令之何处觅最新章节 下一章 义城真相(二)